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穿成那只九尾狐之后 > 第12章 自己走

第12章 自己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少年抬起手臂的同时,帝辛忽然松开了紧紧抓着苏暖的手。
  
  苏暖认命地一眼闭。
  
  “三天!”
  
  没有剑气,少年伸出三根手指,干巴巴地说。
  
  帝辛很意外:她居然没跑!
  
  苏暖咬牙:我为啥不跑?!!!
  
  姜尚emmm:她不想离开!
  
  微子启差点背过气去:就特么差一点!
  
  众臣沧桑点烟:城里套路深,俺要回农村!!!
  
  “陛下,我与主人还有些未了之事。”
  
  苏暖用脑袋蹭了蹭男人的手掌,声音很轻,“我走以后,望陛下继续韬光养晦,万不可为美色所迷,耐心等太师回朝。”
  
  “三日而已,话这么多!”
  
  帝辛□□了两下小狐狸脊背上柔软的绒毛,松开了手掌。
  
  苏暖跳下男人的膝盖,转过头与他对视。
  
  “当心妲己!”
  
  一路小跑来到姜子牙身边,苏暖同样乖巧地用头蹭了蹭少年的衣摆,却换来冷冰冰一句话。
  
  “自己走。”
  
  走出议事殿的瞬间,苏暖很想回头再看一眼王座上的男人。
  
  可她没勇气,真怕看一眼就走不掉了。
  
  她从来都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理智清醒的人。
  
  她从来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只是偶尔犯下花痴,却不是恋爱脑。
  
  她从来不会一条路走到黑,知道在哪里转弯,并且绝不做亏本买卖。
  
  咬紧牙关没有回头,苏暖告诉自己,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如果她回过头,就能看见王座上那个男人后悔的样子,就能看见少年转身离开时男人眼中愤怒的小火苗,就能看见她跳过议事殿门槛时男人的手下意识地抓了一下礼服。
  
  一人一狐,两道纤尘不染的身影,走在朝歌金碧辉煌的宫城里,显得格格不入。
  
  迎面走来的宫人纷纷避让,小声嘀咕着陛下最宠爱的小狐狸怎么跟别人走了。
  
  听到这则消息,每一处宫室里的女人都松了口气,心中燃起希望。
  
  小狐狸精一走,陛下又是她们的陛下了。
  
  当然这些苏暖都不知道。
  
  出了宫门,走在市井街道上,脚底下踩着烂菜叶子、猪油糊糊、碎瓜子皮,苏暖好气哦。
  
  某点男频大长文里不是说修仙者都会飞的么,飞行法术是基础好吧。
  
  姜子牙你好歹也是神仙故事里的小boss,飞一下装个逼能死么。
  
  “这位公子……你没事吧。”
  
  旁边摊位卖包子的老伯探出头来问了一句。
  
  “无妨。”
  
  少年抬手擦了下唇角,转头对老伯说:“会下雨,早回家。”
  
  老伯抬头望天,艳阳高照,万里无云,哪有半点要下雨的样子。
  
  不过六月天娃娃的脸,谁说得准呢。
  
  再一想朝歌最近不太平,总出些奇奇怪怪的事,心中惦记家里八十岁生病的母亲,老伯就真的甩卖了剩下的包子,推着独轮车回家去了。
  
  他并不知道自己因此躲过了一场浩劫。
  
  苏暖跟在少年身后听他说要下雨还挺高兴的。
  
  这几日随帝辛上朝,大臣们说的最多的就是朝歌的旱灾,几番求雨无效,龙王跟睡着了一样。
  
  要是再不下雨恐怕要引发蝗灾。
  
  到时候两灾并至,饥民闹起来可就麻烦了。
  
  帝辛听了表面上不动声色,可苏暖清楚他心里急,因为她差点被撸秃了顶。
  
  为保住头顶那所剩无多的宝贝“头发”,苏暖走投无路又给帝辛出了个主意。
  
  让人在龙王庙里挨着龙王雕像再塑一个人像金身,用朱砂在人像脑门上写三个大字。
  
  ——萧敬腾
  
  帝辛问她:“这谁?”
  
  苏暖回答:“雨神。”
  
  帝辛不解又问:“雨神不是龙王么?”
  
  苏暖干咳两声,“是……雨神是龙王,可他光拿钱不出活儿呀!我就是吓唬吓唬龙王他老人家,告诉他再不起来干活儿就有新的雨神了。”
  
  萧敬腾啊,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苏暖边想边笑,那男人有时候挺精明,可中二起来跟自己也有一拼。
  
  她敢说,他就敢信。
  
  把商容那帮老头子气得胡子直抖,现在萧敬腾的金身还在龙王庙里戳着呢。
  
  “笑什么?”
  
  踩着干巴巴根本不存在的尾音,苏暖一个急停还是没刹住闸,脑袋结结实实撞在了白衣少年腿上。
  
  这下力道不小,撞得少年身体一颤。
  
  下雨了?
  
  这怎么快!
  
  苏暖扬起头,碧空如洗。
  
  紧接着听到“噗”的一声,鲜红血雨兜头浇下来,视线里一片模糊。
  
  他他他吐血了!!
  
  还好此时已经走过闹市区,这段偏僻小巷四下无人。
  
  姜尚一只手捂着嘴唇,另一只手扶着旁边一棵大树勉强算是没趴下。
  
  冲破九天雷罩消耗了太多法力,刚才祭出那一剑光阴几乎掏空家底,能干干净净走出王宫他自己都有些意外。
  
  鲜血顺着少年的指缝滴滴答答往下落,苏暖心里不忍,低头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咬破,从上面扯下一块布料想递给少年擦嘴。
  
  “走开!脏!”
  
  少年又喷出一口血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