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神话版三国 > 第四千一百九十八章 破心中贼难

第四千一百九十八章 破心中贼难

不想错过《神话版三国》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印度这个地方能和婆罗门制度对抗的从来不是什么法律,后世那令人崩溃的情况已经证明了法律在面对婆罗门制度三千年蔓延下来的人心的时候,其实是有些顶不住的。
  
  别说是封建时代了,就是后世进入现代化,婆罗门制度依旧具备和法律对抗的力量,所谓的法律毕竟也只是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面对几乎等同于集体人心的玩意儿,效果可从来不会太好。
  
  不过也正因此,婆罗门制度最大的敌人其实就是婆罗门自己,当年马拉塔王朝的时候婆罗门被马拉塔人领袖西瓦吉疯狂收拾,再加上这个人非常争气的干翻了莫卧儿王朝,真正君临了大半个印度。
  
  可由于出身的问题,贾特拉帕蒂·希瓦吉并非是刹帝利,但拳头已经大的足够打死很多婆罗门,这个时候婆罗门不承认的话,那整个印度铁定大乱,贾特拉帕蒂·希瓦吉属于乱世英豪那种,换句话说就是你不给面子,那我就直接掀桌子。
  
  当然贾特拉帕蒂·希瓦吉也知道印度教扎根这边数千年,自己靠拳头能镇压一时,压不住一世,而且麾下追随的人在自己真的和婆罗门翻脸的时候,到底有多少会继续追随自己也是个问题。
  
  所以妥协,必须要妥协。
  
  婆罗门自然也不是傻子,遇到这种拳头大也会认怂,但贾特拉帕蒂·希瓦吉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他不同于之前的那些入侵者,那些家伙都是外来者,所以都是天生的刹帝利。
  
  贾特拉帕蒂·希瓦吉是有明确出身的首陀罗,而且他爹,他爷爷都是这么一个出身,导致婆罗门不能直接更改种姓,他们需要一个能圆的过去的逻辑。
  
  毕竟是文化人,所以要脸,于是婆罗门高层集体商讨之后,给搞出来了一个世系西瓦吉的祖先是三百多年前因为穆斯林入侵北印度,被迫南迁到中印度的拉杰普特家族。
  
  之后西瓦吉先忏悔自己身为刹帝利居然当了这么多年的首陀罗,然后经过圣线仪式,补办刹帝利的婚礼,完成了种姓的升迁。
  
  听起来是不是没有什么问题,可实际上这里面问题大了去了。
  
  就因为这么一个调整,拉杰普特系上千万的人口,基本人均刹帝利,什么叫做自己捅自己一刀,这就是自己捅自己一刀。
  
  故而要真正打压婆罗门,还得靠婆罗门自己。
  
  阿勒泰既然来见库斯罗伊,也是认识到库斯罗伊是这个国家的栋梁,那么他就必须要彻底笼络库斯罗伊,而笼络一个人用金钱美女这些东西是很低级的,阿勒泰直接携带着库斯罗伊的理想而来的。
  
  哪怕库斯罗伊都没有完成理想的思路,阿勒泰直接带着成功的典型来了,他们现在已经成为了婆罗门的亲爹,那么要摆平达利特这个问题只要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就行。
  
  库斯罗伊够强这就是理由,曙光能压住,这就是第二个理由。
  
  至于达利特晋升其他种姓,甚至成为刹帝利什么的,这不关阿勒泰的事情了,这只是方案,明确每一层次的要求,进行执行就是了。
  
  “如何?”阿勒泰看着库斯罗伊笑着说道,“只要曙光军团的士卒实力达到,就可以列入刹帝利,如何?”
  
  库斯罗伊张了张口,他突然认识到,这确实是解决问题的一种方式,确实是让达利特逃脱了之前的困境,也未摧毁这个国家。
  
  更重要的是相比于毁灭这个体系,然后整体交由达利特进行运营,这种方式最起码是合理、明确的,更重要的是库斯罗伊也清楚大多数达利特求的不是什么掀翻旧世界,建立达利特的国家,他们要的其实就是脱离达利特这个种姓。
  
  这种思维并不辉煌,但这种思维才更为现实。
  
  曾经库斯罗伊也想过掀翻一切,建立达利特的国家,后来库斯罗伊清楚的认识到,能力的极限是一方面,大多数达利特也未必认同。
  
  “那其他更多的达利特……”库斯罗伊缓缓地开口说道,这一刻他显得无比的认真,他是真的在思考。
  
  “我们会明确种姓提升所需要的条件,然后由你派人发布给其他的达利特,给予达利特依靠军功提升的资格,曙光就是榜样。”阿勒泰面上带着一抹笑容说道。
  
  军功爵制度的变种而已,对于北贵的高层而言根本不是什么问题,他们当年可是眼睁睁的看着使用这种方式的大秦干翻了其他六国,之后又眼睁睁的看着使用同样方式的汉朝干翻了匈奴。
  
  “你是达利特的希望,是达利特的曙光,所以由你去承担。”阿勒泰的语气之中不含丝毫的蛊惑之意,但库斯罗伊却听的心潮澎湃,没办法,这确实是解决了库斯罗伊关于达利特问题的一种方案。
  
  “你越强,这个制度的上限越高,曙光越强,达利特普遍性的上限就越高。”阿勒泰如此开口说道,“我想你也认识到了,很多达利特其实并不敢像你,以及你麾下的曙光一样,去推翻婆罗门。”
  
  没错,这就是库斯罗伊目前所面对的困境,曙光的士卒是真的敢对婆罗门挥拳,最起码在库斯罗伊的调教下,真的敢对压迫他们的婆罗门挥拳,但其他绝大多数的达利特其实已经被驯化了。
  
  佩尔纳为什么准备在自己死得时候以不洁的方式去死,就是认识到杀山中贼易,杀心中贼难我这么努力的拼搏,放弃荣华富贵,来到恒河这边,率领当地的达利特一点点的尝试建设聚落点,最后你们这群达利特认为我是婆罗门,什么是侮辱,这就是侮辱。
  
  就跟鲁迅《药》里面的男主角夏瑜一样,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拯救整个国家,具备几乎一切革命者的高尚品性,哪怕是面临死亡,也是慷慨就义,可结果他要拯救的国家、他要拯救的人民,面对夏瑜慷慨就义的那么一幕,只是用馒头沾了点他的血,作为偏方药使用。
  
  什么救国,什么拯救民族,对于那些人而言根本没有认知,他们认为有用的只是那点杀头时的心血,事实上就连这点认知都是错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