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万法阴阳界 > 第十七章 嘉贝灰原风衣扮,侦楠白江预诗言

第十七章 嘉贝灰原风衣扮,侦楠白江预诗言

不想错过《万法阴阳界》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食堂之外,一女怒吼。女子年少,十三约龄。脚上短靴,靴跟高细。靴底银灰,接地铿锵。靴头灰亮,三寸金刚。钢头别处,皮布裹足。足腿靴帮,五寸低筒。筒有二缝,前后二处。面达靴头,跺至靴底。靴有十环,两两相对。环双五组,长圆成形。三组于前,二组于后。前环数六,处面弯筒。后环数四,处靴跺筒。上有五带,带宽寸余。于侧双环,穿过而粘。粘盖有次,内带于上。带穿之环,大小等之。双距二寸,宽带束之。束之内物,灰白裤脚。裤脚于上,裤腿修紧。紧臀收腹,腰细胸圆。外有三衣,白衬于内。上套西服,背心深灰。其外有衣,其衣接地。接地之衣,乃是风衣。风衣前开,内衣可视。其女之后,风衣中裂。裂衣之处,肩下尺余。衣袍二分,一裂至底。后发掩裂,披散黑绸。黑绸根处,一冠高束。冠成银制,一簪过之。其前之发,无海无鬓。其容清爽,英气冰淡。意觉成熟,高冷傲气。
  “静!”江侦楠也不做事,只是在这风衣女子声音出口的那一瞬间,口中吐出了一个静字。其神情淡然,无悲无喜,大有一种置身事外的感觉。
  然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风衣女子那吼声的确是对食堂内的法聂晫一行人有着震慑的作用,甚至司马攸那因为要起步出门而去的原因,从而离得近,还弄得满眼金星,但这吼声却对江侦楠没有一点儿作用。
  司马明在声音出口之时,其是面对着风衣女子,其以那涌界的境界,透过正在使用的浮空伞反馈而来的信息,可以明显地感知到,有一股能量正在向着自己的方向袭来。这股能量强度虽然只是相当于四阶功法的威力,但这能量内敛并且是集中射向自己的方向的,其威力自然是有所提高的。可司马明清楚地看到听见,就在风衣女子怒吼的那一刻,江侦楠轻描淡写地发出一个静字音,音字刚刚入耳,司马明只见一个白光而凝,反写的静字从江侦楠的背后快速渐大而现。字大遮体,护住江侦楠身前三丈地,使风衣女子所发出的能量绕过这静字之后的三丈地。不过,风衣女子所发出的能力在其语落时,便已经停止了输出,江侦楠的静字也就此消失,在这期间,司马明不管是对于风衣女子那向自己射来的能量,还是说江侦楠的静字,可以说都是没有过多的感受,就好像自己置身事外似的,只不过在静字出现时,司马明有一种失聪的感觉,想必这就是那静字所发挥的作用吧。
  而在那光字消失后,风衣女子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面容平静无波,但其口中却隐约吐出两个字:“预言……”
  “嘉贝啊,有事嘛?”江侦楠听音回头看向风衣女子,“哦,杨梓姑娘,这是原嘉贝,是我的那个什么……”
  “我是你的那个什么啊?”原嘉贝目光一闪,缓步走向江侦楠所在的方向。
  江侦楠看着那比其矮了一个头的原嘉贝的话语,顿时支支吾吾起来,“我的……那个……我的……”
  “我管你是这个神棍的什么呢!哼!无辜大声喧哗,你这交罚款吧。”一个女声自江侦楠后方的食堂传来,打断了江侦楠那吞吞吐吐的话语。
  面对食堂的原嘉贝只见一位粉衣女子缓步走来,长袜短衣,骇然就是客邂忆。在这粉衣女子客邂忆之后,还有十几个人跟在其随后,这架势倒是给原嘉贝一种街头混混收保护费的感觉。
  “江侦楠大首席,你们这万法学院还有这种路子?”原嘉贝目光在客邂忆方向停留了一刹那,随即开口向江侦楠淡淡地问了一句。
  “嘉贝,不可乱说,这是万客归的少当家,快叫客姐姐。”江侦楠转过身,来到客邂忆身旁,“咳咳,我说邂忆师侄啊,你能不能别叫我神棍了?神棍,光棍,这两个词这么接近,这神棍神棍的,听起来怎么好像我娶不到媳妇似的。”
  原嘉贝对于江侦楠的言语像是没听到一样,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客邂忆对此也是无所谓,什么姐姐妹妹的,那是什么鬼?能有什么用?此刻客邂忆只知道自己是色小子法聂晫的邂忆姐姐,这什么倍加还是加倍的少女打扰了自己那色小子休息了,客邂忆现在正在气头上呢,管这是天王老子呢,都得交罚款!
  “三十银刀。”客邂忆瞥了一眼江侦楠。
  江侦楠听言大叫道:“别啊,师侄,这可是我的侄女啊!高抬贵手,高抬贵手!”
  “四十银刀。”客邂忆淡淡地看了江侦楠一眼。
  “四十……”江侦楠目光一闪,“师侄,你这样我可要上报内勤处审核了,我那侄女嘉贝所发出的声音可对周边人员没成一点儿损伤,可食堂内人员却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这不能说明很多问题嘛?”
  客邂忆对此依旧是没有任何的退让,反而有加价的趋势,“五……”
  “得得得!”江侦楠听到一个五字,连忙开口把客邂忆的话语硬生生的压在了喉咙中,生怕客邂忆再加价,“四十银刀是吧?给给给!”
  江侦楠一脸苦涩地拿出四十银刀,并抛给了客邂忆。江侦楠心里清楚,刚才自己说的什么距离原嘉贝较为近的人都没事,反而是离得十万八千里在食堂中的人承受不住,直指食堂的结界有问题的话语是纯属胡扯。
  江侦楠知道原嘉贝在出声之前就有所判断,在原嘉贝与食堂这一条线上,只有江侦楠跟司马明与杨梓三人,而江侦楠又是离原嘉贝最近的,原嘉贝所发出的音波能量又成线形射来,且能量有限,而这有限的能量对于江侦楠来说,是正好可以使得江侦楠的精神一阵恍惚,从而让江侦楠达到停住不前的效果。
  但江侦楠却以预言之术,把自己连同司马明与杨梓所在的位置隔绝了起来,使音波以及所携带的能量格挡在外,然而这音波的一直向前的指令还在,这就导致音波能量只能画了个弧继续前进,最后只能穿过了那对声音以及其中蕴藏的能量攻击不是很有效的食堂结界,从而撞上了离结界最近的司马攸。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这音波能量由于受到了江侦楠那预言之术的阻拦与食堂结界的抵挡,等到司马攸身上之时已经削减过半,不然以司马攸的精神力,恐怕就不是眼冒金星这么简单了吧?而客邂忆一行人只是收到余波影响而已,并没有过多得不适。
  所以,客邂忆才在这有恃无恐地漫天要价,因为万客归的结界根本就不是用来抵挡这种音波能量的,说起来客邂忆还算是给这自称是客邂忆长辈的江侦楠面子了,这食堂结界所消耗的能量还没向江侦楠要补偿呢。
  “四,四十银刀?这就四十银刀?这万法学院抢钱不犯法?”凌鸳总算见识到万法学院这罚款有多无脑了,四十银刀,一位工人十年的收入啊,可到了万法学院,这只不过是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的罚款,这都让凌鸳这个要用钱请圣师为其占卜找老婆的事情都有点想打退堂鼓了。开玩笑,其凌鸳的身价可还没上钻币呢,鬼知道这圣界的占卜要多少钱啊!不过,这从另一个方面看,这万法学院片地是钻币,这里的钱好赚的不要不要的……有此判断,凌鸳盯着江侦楠的眼睛泛起了光芒,开口继续道,“很好,很好!我要把五行商会搬过来赚大钱!哈哈哈!”
  凌鸳此话一出,客邂忆不经冷哼一声,“凌大会长,你不要想当然了,在万法学院做生意可是要交税的。”
  “交税?”凌鸳当然知道要交税的,问题是听客邂忆这话的意思,这税好像不低,“交多少?”
  “百分之……”客邂忆瞥了凌鸳一眼,刚要说出个所以然时,却听有人在江侦楠那里说些什么,客邂忆不由得向声音发出的地方仔细看去。
  这一看可不要紧,先其因为司马明有些挡住视线,客邂忆由于原嘉贝你声音引发的问题,其也没去太过在意江侦楠身旁的女子,可此刻巡音看去确实眉目紧皱,一脸得不悦。这倒不是由于这女子与客邂忆有什么深仇大恨,也不是这女子有什么部好的地方,更不是因为这女子违反了什么校规,而是因为这女子落落大方,举止高贵又不失亲和,面容清冷又不失美艳。但客邂忆却对此嗤之以鼻,不为别的,就是不爽,呵,确实说有仇也没差,为什么?这还不是法聂晫的原因,客邂忆想都不用想,这女子一定就是法聂晫口中的杨梓姐姐了,由此,客邂忆能看顺眼就怪了。
  然而,除此之外,这杨梓还有一点让客邂忆十分在意,那就是搔,这搔还不是体现在表面上的,而是从内部,自骨子里,源于灵魂发出的搔气,说个搔气冲天一点儿也不过,甚至这个词都不足以表达出客邂忆对杨梓那搔的感受,什么Sexdesss·Dracula,在杨梓面前都算是大家闺秀了。可杨梓的表面上所表现出的一切,却又没有半点的搔气,甚至还十分圣洁,大有一种圣母的感觉,只是穿戴跟客邂忆相比也不遑多让,甚至于还要略胜几分,当然跟Sexdesss·Dracula那内衣穿着是没法比的了。
  “杨梓姐姐,你还记得我嘛?”法聂晫顺着客邂忆的目光看了过去,法聂晫也不知道昨天早上那技院之行是否在杨梓心中留下来一丝浅浅的涟漪,但杨梓那紫眸却在法聂晫脑中有一块深深的烈影,因而法聂晫在此发出了疑问,当然法聂晫是希望得到杨梓肯定答复的,那样法聂晫将会无比欣喜的。
  杨梓脚踩紫金玉鞋,鞋跟细长三寸,鞋之两侧各有三弧均束于玉足之上,三对六弧,中距半寸,其中玉足之面上,于弧距之间内,贴玉足之上肤,两足各有紫金一链,自脚之中指之戒,连脚脖紫金之链。脚链之下,脚跺之处,自鞋后两侧,延三寸两柱纵立,两柱三处横向相连,成半圆之势,向前延之,以束跺系鞋用之。其上之腿,双膝之下,有裤腿掩之,裤腿上束膝下,下裤宽大,形如喇叭,于小腿之上,空脚跺,因玉足无袜,皆可视之。视之其上,大腿亦之,空无一物,白嫩圆滑,前之无挡,后之有摆。后摆连腰下短裤,短裤裤腿止于腿上寸余,短裙于外而包,与裤成一体,一概称裤裙也。裤裙裙摆,前短后长,后摆亦是裙摆后延之脚跺所致。而裤裙之腰,中低侧高,低处,脐下三寸也,高处,脐上二寸也。小腹无衣遮之,裹胸亦不出其位,腰肢纤细空视。其外有一纱巾,长至脚跺,盖裤裙裙摆之外,于后微掩纤腰,香肩连臂皆是纱巾挡视。另有小臂处有袖臂于纱巾之下,袖臂同裤腿相似,于臂肘小臂处而束,下至手臂处宽大,亦与裤腿形同,皆如喇叭状。其下袖口处,两腕各有一链,链成紫金,于手背之上,延链至中指指戒,于纱巾之下。紫金非四,链之有五,腰间抹胸之下襟,亦有一链,于前上延过双峰之间,连脖颈之链。链之遮掩,面纱之因,纱成三角,长至腰链之处,挡脖颈之链于前。纱之,发处亦有,头巾纱之,宽大掩后,下发顶束而披下,刘海顶收,鬓发垂下,与后发等长止于脚脖之处。其发成紫金,服成红紫,一双紫眸,亦显几分邪意,然面容端庄大放,圣洁淑美,令人不可亵渎。
  “日落之前那最后的一丝光亮,黑暗降临那仅存的一抹曙光。小女子记得你,你在那时还对我说过求婚之语吧?”杨梓紫眸微眯,面纱轻动,清脆温软带有一丝磁性的话声响起,给人一种梦幻的美感。
  “是啊,杨梓姐姐,你还没有回答我呢。”法聂晫对于杨梓的话语做出了肯定的答复,那样子倒是一点儿也没注意到周围人员的诧异目光。
  不过,客邂忆还是算得上沉得住气的,或许是因为客邂忆事先就知道这件事吧。此时,客邂忆倒是格外的心平气和,在其美眸之中满是无奈,甚至还带有几分欣慰的。毕竟不是谁都能在这么多对其自己有好感的女的面前,坦然承认其自己向别的女的求婚之语。这要说这女的是其自己认定的人还好说,这是用这种方法直接对这些女的来了个群灭。但事实恐怕并非如此,客邂忆知道这色小子与这什么杨梓的算上这次的话,也就见过两次面,而这色小子在做出肯定的回答时,色小子的情绪又没有什么波动,就好像这个肯定的回答是无伤大雅的事情一样。由此,这色小子怕是不是认定了杨梓,那自然也不是要切断那些爱慕者的暧昧了,但是色小子怎么就这样干脆地承认了呢?色小子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对于这个疑问,客邂忆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这色小子之所以说出求婚之语,那可以说就是单纯的对美好事物的喜爱,至于结婚是什么,大概在色小子想来,就跟做朋友差不多吧?是男女之间一种像是关系亲密之类的说法吧?只是再深一层的意思,色小子怕是不清楚吧?想到这里,客邂忆不经苦笑一声,自己总不能给色小子去说那些事吧?不过,色小子好像对于结婚后,对妻子的保护谦让跟宠溺倒是清楚得很。
  “风吹过树梢却没有留下任何踪迹,雨落入草地也不见泛起一点涟漪。小女子的心就像是风过树,雨落草,是很难变化的,所以小女子是不会嫁人的。”杨梓眼目望空,悠悠地说道。
  “喂,客少当家的,你不表个态嘛?宣誓个主权什么的。你看,这女的很做作啊?说话带前缀啊!”凌鸳呆呆地咬了一口包子,看见客邂忆瞪了自己一眼,于是连忙改口道,“得得得,你随意,你随意,当我没说。不过这税率是多少……妈呀,什么鬼?”
  凌鸳说话间感觉食堂外部,自己的周围有八个位置的人突然发出一阵能量波动,而且这能量境界还都不低,没一个低于涌界的。凌鸳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就想跑,可想起现在自己也算是有人罩着的了,而且这能量似乎也不是冲着自己来的,这才向周围看去。这一看可不要紧,凌鸳发现自己此刻仿佛成为了世界的中心般,身上集中了几乎所有人的目光。凌鸳见此情景,其把手中的包子塞进嘴里,双手在面前拍合,随即轻咳一声,道“蚊子,蚊子,饮血蚊在吸我。”
  万法学院有饮血蚊?开什么玩笑?你当万法学院是什么地方?那些结界都是摆设不成?说是这么说,也没有人跟凌鸳去较真,毕竟谁都知道,那饮血蚊就是个背锅的而已,不然以这一声怕是又要被罚款了。
  “哦?是嘛?你不会徇私?可我也没想过让你怎么样啊,我要回南方了,请你不要阻止我,大叔。”凌鸳只听见先前那河东狮吼的声音再度响起,只不过这次这狮吼不再是吼了,而是不慌不忙的,犹如清谷通幽般地缓缓吐出。
  凌鸳寻着声音的方向看了一眼,只见一位身穿灰白风衣的女子正转身向着南方而去。凌鸳眼睛微眯,想看清这个怒吼黄牛党……呵,学生会会长,有着不畏强权之品行的人类楷模。就在这时,食堂外的青砖之上,突然多了八个圆形的影子,凌鸳放眼望去,发现这影子所在之处正是那八个发出能量波动之人所立之地。凌鸳突然想到了什么,其把目光转向司马明的上方,看向那司马明正在注入能量之物。凌鸳恍然,原来那能量是用来驱动这,这,哦,浮空伞的。
  “原嘉贝,你给我站住!”九伞浮空成背景,一女衣袍南走行。江姓男吼一言停,伞空男女二人凝。
  “这怎么吼上了?这江侦楠真不是男人啊!居然吼女人,而且这女的还是个娃娃啊!”凌鸳眉毛一凝,“不对呀,这话语怎么这么耳熟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