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万法阴阳界 > 第三十三章 救恩意恋痴情看,初阶学部违意拦

第三十三章 救恩意恋痴情看,初阶学部违意拦

不想错过《万法阴阳界》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三十金锭!邂忆!你坑叔啊!”凌鸳在Sexdesss·Dracula语后,思想间,刚想起步跟上法聂晫等人时,却听到江侦楠的惨叫自后方传来,其不由得一阵心虚。
  这也没办法,凌鸳先前可是对极阴怜说要罚款就向那空间器物也就是戒指里的江侦楠要,还让极阴怜告诉江侦楠这是客邂忆所要求的,极阴怜对此倒是没说什么,毕竟江侦楠是客邂忆的师叔,而且江侦楠对客邂忆这个侄女一直都是毫无办法的,并且江侦楠拥有在万法学院贩卖东西免税的特权,就是光是帮别人卖的话,也能赚百分之三十的提成,如此相比,这三十金锭的罚款对于江侦楠来说,也就不算什么了,故此,极阴怜听到凌鸳说由江侦楠交付罚款也并没有认为有什么不妥的,其在接过凌鸳给的戒指把江侦楠从空间器物中放出来后,甚至都不去管凌鸳是谁,就任凭其一溜烟地跑了,把注意力都放在了江侦楠这里了,且直接开口要江侦楠交罚款。然而,在极阴怜向江侦楠要罚款时,凌鸳则也追上了法聂晫,从而发出了带有催促意味的话语,而这一刻,江侦楠才在极阴怜那再次索要罚款的言语下,自已经离开地府回到万法大陆的这一状况中回转过来,于是,江侦楠就于极阴怜眉头微皱地注视下问出了关于罚款的由来。
  可凌鸳在感知到极阴怜在那里一句话就要把自己卖了之际,凌鸳也是有所担心江侦楠会不会日后在万法学院中经商会出现掣肘,至于凌鸳为何在明确这个后果之后,其还让江侦楠去交这三十金锭的罚款呢,呵,这不是脑抽筋,这是心憋气,因为当时,凌鸳想起江侦楠在去地府前咬死不答应百分之二十五的提成其就有气,再加上那三十金锭的罚款与极阴怜面对客邂忆都丝毫不惧的架势,由此,凌鸳想说自己先前在地府冒着被自己那兄弟抛下,导致自己留在地府等死的风险等这江侦楠与其媳妇,再加上这地府之行的携带于身,让其破财交这三十金锭的罚款应该是便宜其了才对,毕竟,这罚款的对象不是自己,而是其那侄女的未婚夫,只是,说到底,这罚款自己也有一点连带责任,但其也有份,谁让其也可以说是在自己那兄弟身上呢,当然,这最重要的是,这三十金锭的罚款对自己来说也是不小的钱数,是自己接近一半的身价了,而万丫头与腹部妹子虽然身怀巨款,但以自己那兄弟不喜欢吃软饭的性子,也不可能让这两个小丫头去交罚款,至于客少当家的也没有要给钱的意思,甚至这还直接把三十金锭往诸葛家那里引,这不是想坑一下赢懿这个少会长,就是顾忌到自己那兄弟的感受从而不去要交这个罚款,再不然便是这客少当家的身上没钱,或者说钱不足以付三十金锭的罚款……
  如此,不管是当时还是现在,凌鸳都认为让江侦楠那个小气的黄牛党来交这三十金锭的巨款是理所当然的,且这还是最快交罚款脱离极阴怜管制的办法,并这也是彻底使法聂晫摆脱吃软饭这一交罚款的做法,只是极阴怜如果说是凌鸳促成的这件事,怕是江侦楠会找机会在以后连本带利地收回去,这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凌鸳还真怕江侦楠把这三十金锭算计回去呢。但凌鸳似乎是多虑,极阴怜是想说了一句“凌鸳说客邂忆让你替交罚款”的话语,可由于凌鸳没说自己叫什么,极阴怜也不能太确定凌鸳是不是孟义主任话语中所说的那个要重点照顾一下的凌鸳,所以,在极阴怜话语中,那凌鸳两个字音就以学弟这个模糊代词带过了。而江侦楠则想都没想的就把学弟这个称呼安在了法聂晫的头上了,毕竟,法聂晫是客邂忆的未婚夫,给客邂忆传个话也是毫无问题的,于是,江侦楠听言也没有细问极阴怜空中的学弟是指谁,而是客气地让极阴怜说说罚款的详情。
  然而,凌鸳在感知极阴怜没有去具体说口中的学弟是谁,其总算是略微松了一口气,可就在极阴怜说道三十金锭时,耳边又传来何逅诗那豁达的声音,并随后问出了关于江侦楠的话语,至于那时的江侦楠却在极阴怜说出罚款需要三十金锭后,还在愣神,凌鸳对此倒是没多想,只是说让何逅诗这明显跟江侦楠关系颇深的女的去搅和一下,把这事情弄得乱七八糟,让江侦楠顾不上细问就把三十金锭的罚款交了才好。
  但是何逅诗确实是火急火燎冲到了江侦楠所在处,可是以何逅诗那着急见到江侦楠的状态,在见到江侦楠的那一刻,其竟然就那么突兀地止住身形,然后就怔怔的看着江侦楠,一动也不动,要问这原因,那还不是何逅诗看到江侦楠肩上扛着原嘉贝的缘故,其这明显是吃醋啊,因为江侦楠的那肩头,可是其何逅诗的专属物品啊,现在竟然被别的小丫头给霸占了,其心中岂能不酸,岂能不有些不知所措,岂能不暗骂一声江侦楠这个见异思迁的榆木疙瘩。
  呵,这其实也不是江侦楠疑情别恋,江侦楠只不过是在出去历练时,恰好遇到何逅诗遇险,其也是咬了咬牙,冒着被轰成渣的危险,救下了在其认为这个完全是脑抽风自己找死的何逅诗,而江侦楠的救法就是扛着何逅诗撒开腿跑,可这跑是跑掉了,但何逅诗的腰腹处可被江侦楠肩头隔得够呛,在身上能量汹涌的时候,何逅诗还没感觉到什么异样,然而,等到在确定安全后,身体之中像是一下垮了般,包括精神在内的一切力量都归于平静时,其只觉胃腹之内一阵翻涌,张口就向着面前一阵喷吐,且这喷出的胃液混着食物残渣则是大部分都落在了江侦楠的面庞之上,特别是那双眯眯眼前的两片圆框镜片,被这些喷来之物弄得几乎就不透一丝光亮了,都可以当镜子用了。
  对此,何逅诗都准备好坦然承受江侦楠在暴怒之下得歇斯底里了,可让其没想到的是,江侦楠在被其吐了一脸的状态下,就说了“我去洗洗”这四个字后,转身取下那只能反射出自身一双眯眯眼的圆框眼镜,起步离去。当年的这一刻,江侦楠虽然是在背离着何逅诗缓缓远去,但江侦楠的身影却于深深走入了何逅诗的心房……
  不过,何逅诗也就被江侦楠扛过这一次,从这以后,何逅诗虽然是对江侦楠产生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但是江侦楠呢,似乎是在故意躲着何逅诗,要不就是对何逅诗向其表现出爱慕之意不拒不迎,像是故意装傻似的,所以,这也就谈不上什么恋不恋的,可这看到江侦楠用那肩膀扛着别人,这也不妨碍何逅诗会有什么像是自己的私有领土被侵占的感受,仅管何逅诗已经有所听闻江侦楠在食堂报名点那里对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深情流露,但其认为那是有些夸大其词,或者说江侦楠只是把对方当成妹妹看而已,可何逅诗在亲自见到江侦楠扛着一个小丫头之后,其在短暂的酸意间,竟然有一种想让江侦楠在扛其一下的冲动,可是,何逅诗知道,那是不可能的,至少,这一刻是不可能的,因为那人的一个肩上已经有人,但那个人不是自己,而另一个肩上,不知道为什么,其却没兴趣,这或许是因为那不是扛着其那个肩,亦或许是其不想与别人停留在同一个高度,更或许是其也隐约清楚,其在那人心中什么都不是,或者说其从来就没走进那人的心里去。
  虽说如此,那这也不代表何逅诗就要放过江侦楠,起码这一刻其想骂人,骂得这个榆木疙瘩天昏地暗再说。可何逅诗还没开口呢,江侦楠却在极阴怜的催促声中,仰天大叫出上面那坑叔的话语。
  话语声大,可传百里,凌鸳听见江侦楠这大声嚎叫虽然心慌得很,但其很清楚,以客邂忆那性子,如果听到这话,那么一定会……
  “哼,让你交点罚款怎么了,别像死了老婆似的在那乱嚎!”客邂忆的言语在凌鸳思想间就传过来了,那像是有些理所应当的语气,与毫不在意的话语,从而使得凌鸳安下心来,甚至因此凌鸳还一阵欣喜,因为这客邂忆所说与其所设想情况基本相同,只不过这死了老婆是不是有点过了,凌鸳现在只是想说,这黄牛党不要由此暴走才好啊?
  可凌鸳下一瞬却嘴角一阵抽搐,在这之后,江侦楠那干嚎再次响起,“什么!五十金锭!”
  凌鸳对此只能是无语,这自作孽啊,这黄牛党记性怎么差的嘛?呵呵……
  “邂忆姐姐,江大哥没事吧?”远处,跟在客邂忆后方丈许处的法聂晫,听到江侦楠再次的大声嚎叫,其不由得问了一句。
  客邂忆余光瞥了法聂晫一眼,随即冷哼一声,“哼,那神棍会有什么事,其可以说是富可敌国,这三十……哦,不,是五六十的金锭,对其来说还不能伤筋动骨。”客邂忆脚下突然加速,然后话风一转继续道,“色小子,胜亮应该在西方邪法教学区的初阶教学楼中,而这个建筑则是邪法高阶教学楼”
  客邂忆语罢就在法聂晫前行处三丈外止步,抬头望着这足有三十丈高的建筑,一脸得凝重。
  法聂晫见此也停立于客邂忆身旁,打量起眼前所谓的邪法高阶教学楼,并左右扫视,随即心中略有些疑惑,“邂忆姐姐,这楼有多宽啊?好像没有尽头啊。”
  一大一小,一女一男,站于楼前视之,并怀中皆有一娃,画面之感,颇具违和之意。
  而法聂晫目光所视,左右无边,成环形而向内包,墙黑岩而中有门,其门成拱,其三尺,高五尺,深之远,望之不尽,亦身不高者方可进之。
  客邂忆虽然身高不矮,高门过头,但其却没有对此表现出半点不悦的神色,脚步微抬就朝着前方不高的拱门走去,似要穿之而去,只是在客邂忆起步之时,其的话语也随之响起,而语气之郑重,却有种莫名的异样感,且这言语像是在为法聂晫介绍面前的邪法高阶教学楼,亦像是为法聂晫解答问出的疑问,只听其道:“你面前的这个高阶教学楼其实就是一个围墙,是包裹着阴阳湖的直径约五里的一个圆环墙,而所谓的教学楼也是名不符实,或者说高阶学部根本就没有教学楼,真要说有的话,那就是这环形墙与中阶教学楼之间的森林小屋了。”
  森林小屋?法聂晫一愣,难道说在外面是……
  法聂晫有此想法刚想问一下客邂忆,可没等其开口呢,其只看到客邂忆行走间身体前倾,没有半点迟疑与减速地一头冲进那拱门去了,而法聂晫对此只能是眨了眨眼睛,随即也跟着走进了拱门,离开了这直径约五里的圆环墙内部。
  法聂晫刚走,Sexdesss·Dracula却来到了法聂晫停留的地方,随即俏脸娇羞跟进拱门去了,只不过在这之间,其还开口娇呼道:“小哥哥,等等奴家啊,奴家也好喜欢小哥哥的!”
  万法学院邪法初阶教学楼外
  万法学院初阶教学楼是万法学院新生为期三年教学的主要场所,其外形皆为横放的正方体,而这正方体长百丈,宽十丈,高十丈,共九层六十四间,其一层左右两间,左为室内体育场,也叫室内法战场,右为大会议室,也叫法修场,其二层有四间,分别为更衣间、淋浴间、卫生间、仓库间,其三层、四层、五层,则各层有十二间,乃是各年级各系的教室,六层有八,为合教之所,七层交易有四,八层资源六间,九层四间办公。
  然此处教学楼主色调为白,楼顶之上有十二个大字高耸矗立,其书之字,白体灰边,其字之态狂野奔放,其意乃是万法学院初阶学部邪法学区十二字,其位正是西方,亦是客邂忆口中所出之处。
  此时,这初阶邪法教学楼这里,有两个人像把门的站在门口,只不过这把门把得似乎有点过了,且不说这两人两对眼睛四个眼珠在进进出出的人的身上扫视,不时还漏出猥琐的笑容,弄的被盯着看的人感到一阵阵恶寒,就是正常盯着别人吧,这也够让人感到这两个人有病了……
  “喂,你们两兄弟干嘛呢?邪气压不住的话要不要我来帮帮忙?”戏谑的言语突然响起,使得先前两人都是一愣。
  呵,没错,这两人是男的,话说回来,如果这两人要是两个俏生生的小姑娘,估计那些被盯着的人也不会是如此反应了吧,起码要好一点才对,当然,也不排除会有人故意挑事的,与腼腆害羞的男生就是了。
  话说回来,这有些欠揍的话语似乎被这两兄弟免疫了,只见身穿灰白劲装中身高比另一少年高出一个头的少年,就像赶苍蝇似的挥挥手,并用一种极其不耐烦的语气开口道:“你别来碍事,我们可是有任务的。”
  而先前那个戏谑的言语再次发声,话语中充满了不屑,隐约中还有一丝嫉妒掺杂其中,“切,不就是为了讨好大会议室的那个人嘛?你们确定不要帮忙?你们这是在找人?我的观察力与洞察力可是专业级的,你们要不试试?”从声音发出的方向来判断,这是从一位身穿黄边黑衣的忍装之人处发出的,而这身穿忍装之人见自己说的话没人理,于是声音拔高一度继续道,“我跟你们两说话呢!”
  还好这忍装之人好像控制了声音的大小从而没有招来人向其要罚款,不然的话,这个月就要吃土了……
  而在忍装之人的叫喊之后,这三人却都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就在忍装之人脑袋向前动了一下,想要说些什么时,其前面的那两兄弟却瞬间炸了,只见那高个子的少年开口道:“哥,要不试试?”
  矮个子的少年听言明显一怔,随后摇了摇头,用平淡的语气回道:“不行,我们都不知道这人是男是女。”
  忍装之人很无语,不过,这也不能怪这两兄弟,因为这忍装全身上下不露一丝缝隙,就是双眼的部位也是用可变透晶体制作成护目镜给遮起来的,从外面根本什么都看不到,顺带一提,这护目镜做过防反光处理,不然忍者是断断不会用的,至于从声音来判断性别,不好意思,这忍装之人的话声都是闷闷的,很明显这是经过变声的,再说体型,由于在忍装上做过统一加填,由此这也无法分辨男女,所以说,忍者一旦穿上忍装,就连亲妈都认不出自己的孩子是男的女的了,更别说这两个没怎么以真实面貌接触过的人了。
  而高个子的少年似乎不在意这个,其依旧是在坚持,并进一步说明利害关系,“可是这忍者的观察力与洞察力确实比我们好,让其帮下忙也不是完全不行吧?”
  矮个子的少年顿了顿,像是在犹豫,但下一刻,其的话语就再度接言,语气中还带有不容置疑的问道与一丝狂热,“不可以,我们都不晓得这人的名字或者是忍者代号,这人要是抢功,我们都找不到这人算账,所以,我们要自己完成这个任务,这样才万无一失。”
  忍装之人听到这话,其嘴处之布明显动了动,似乎是有什么话语要说,但最终还是没有声音传出,而在其脑门上好似隐约有几条黑线浮现……这也难怪,要知道忍者一直都是影子般的存在,矮个子所说的那喧宾夺主的情况可是忍者大忌啊,这分明就是对忍装之人的专业性产生了质疑,这亏得其没发飙,可话说回来,也难怪这两兄弟不相信这忍装之人,毕竟这忍者还是个学生,你去跟一个学生讲职业道德,呵,其或许会说,对不起,我还没从业,我只是打零工而已……当然,这种人别说是在万法学院中不会有了,就是在别的学院里也很少出现,但那是付佣金的情况下,而此时,这两兄弟也不会钱多到去给这自愿帮忙的忍装之人高额佣金吧,事实上万法学院的学生都是很穷的,像服部穗姬那样一下子能拿出十八钻币这种顶级货币的,也就其一个吧。
  高个子的少年也没想着要给忍装之人钱,只是其信得过忍装之人,或是说其相信万法学院学生的人品,由此,高个子的少年也就再次出声,向其口中的大哥提议,“这人是我们学院的,又不是像我们一样修习邪法的,应该不会那么没有品的,况且,我们只告诉其部分信息,量其也不会知道最后要干什么。”
  矮个子的少年微微摇头,“还是不妥,这人一定会猜到的,我们不能轻易把这个任务泄露出去一点消息。”
  “你们够了!”忍装之人终于忍无可忍无须再忍地爆发了,可这也没什么好忍就是了,这又不是在执行任务,于是其终于出口插言道,“我这是脑抽风了想帮你们忙,修习邪法的人果然没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