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圣尊之途 > 第399章 人心 兽心

第399章 人心 兽心

不想错过《圣尊之途》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福王府,大殿。
  三只蝶舞精灵翩翩起舞。数位侍卫侍女静静站在四周。
  秦真百无聊赖的半倚在软榻上喝酒赏舞。他仿佛忘记了自己刚经历了生死,忘记了那一刻的明悟,忘记了那滴眼泪,忘记了自己曾痛下决心要痛改前非振作起来。
  酒是穿肠毒药,色是剔骨钢刀。这句话诚不欺人。一个人长期沉湎酒色,那能说那能说改就改,说忘就忘?
  一个人的秉性,一个人的嗜好,一个人长期形成的习惯,已经成为一种习以为常的惯性,从而演变成了不思进取的惰性,变成了一种畸形的病态,变成了一种深入骨髓的毒。而秦真就是一个毒入膏肓的膏梁子弟。
  正所谓学好三年,学坏三天,或许秦真需要时间,需要更大的痛,经历更大的苦,才能洗心革面脱胎换骨。
  魔狼面无表情的站在秦真身后,不时瞄一眼懒懒散散的秦真,眼中充满了讥讽。
  吴尘进殿,一枚戒指与一块玉简奉上:“殿下,玉简是审讯过程记录。戒指是芳菲院赎人的灵晶,请殿下过目。”
  秦真手一挥,三只蝶舞精灵当即低眉垂眼的退下。
  没人不喜欢灵晶,那怕他富甲天下或贵为皇朝之王。
  秦真眉头一挑手一抬把戒指摄入手中,随手又把玉简扔给魔狼,他似笑非笑道:“你居然敢让独孤家的人出血?你就不怕独孤家的人找你麻烦报复你?”
  吴尘面色一肃:“我是替殿下办事,又何惧独孤家的报复?殿下在芳菲院遇险遇刺,他独孤家就没点责任?让他出点灵晶都是轻的了。”
  秦真站起身哈哈大笑:“本王这座宫殿正准备扩大一番,这笔灵晶来得正是时候。好,很好,你的性格很符合本王的味口。现在还有一件事让你亲自去办。”
  吴尘:“殿下请吩咐。”
  秦真一脸阴狠道:“这次本王差点玩完,本王的身份行踪,冥族是如何知道的?这其中一定有内鬼!跟着我的那几人,你亲自给我审,给我查,给我深挖!
  不要在乎他们的背景,该用刑就用刑,该杀的就杀!就算他们一清二白,也要让他们拿出诚意来,你懂我的意思吗?”说完给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吴尘呆了呆,这厮居然想着对那几人屈打成招从而敛财为自己扩大宫殿?特么你这宫殿如此富丽堂皇如锦如绣还需要扩大吗?再说你是福王,你是秦皇唯一的孙子啊,这葫芦大陆都是你家的,你用得着这么贪财吗?
  接着吴尘心中一动,那几人要么是左右二相之孙,要么是各域之主送到皇朝为质的子孙,如果自己趁机卖个人情给那几人,这将有助于自己完成任务啊。再说,魔狼在此,不正是向秦皇表忠诚的时候吗?
  吴尘默了默后拱手道:“殿下,属下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秦真大手一挥:“但说无妨!”
  吴尘:“那几人的身份都不一般,他们一直追随殿下,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有苦劳也有疲劳。若用强把他们打得遍体鳞伤,会不会让他们身后的人心生不满从而怨恨殿下?若屈打成招,会不会引发朝堂震荡?到那时殿下如何收场?皇尊如何收场?殿下又如何自处?皇尊如何自处?以后还有谁敢为殿下效命充当马前卒?属下肺腑之言,望殿下明鉴。”说完躬身一礼,大有铮臣的慨然之态。
  秦真脸一沉:“你想违抗本王的命令?”
  吴尘一脸真诚苦口婆心道:“殿下可知何为真?何为诚?何为仁?何为仁者无敌?”
  秦真脸一沉正要发作。
  魔狼出声道:“兼听则明,偏听则暗。殿下当从善如流才是。”
  秦真沉着脸憋着火一屁股坐下挥手示意,一付有话就说,有屁快放的不耐模样。
  吴尘:“殿下是皇尊的独孙,是葫芦皇朝的希望,更是皇朝的楷模标杆。属下以为,殿下对人接物当以真示以诚虚怀若谷才是,就算是别人负了殿下,殿下也不能负了别人,如此便是仁,便是让人心折的仁。唯如此才彰显殿下的气度,才彰显皇家的煌煌气度,才能让天下臣民心生佩服从而折服,从而上下归心,从而做到仁者无敌。”
  秦真呆了呆接着冷哼一声:“白小刀,看不出来,你不但对女人研究得透彻,这讲起大道理来还是一套一套的,你不去做教书先生可真是可惜了。本王需要你来说教吗?”
  恰在此时,空气微荡,大殿空中陡然裂开,一位身着皇袍头戴皇冠模糊的虚影出现。
  大殿内所有人齐齐跪下行礼:“参见秦皇。”
  吴尘心中一凛,跟着跪下,自己说的话秦皇听到了?难道他一直在关注着自己?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秦皇威严的声音响起:“让人屈服的是武力,让人信服的始终是道理,没道理何以服人心?何以治天下?何以让天下归一?
  仁者才是人,人与兽的区别便在于,一者懂得礼仪廉耻信,懂得什么才叫仁善仁德。一者凶残成性不辨是非不知善恶,只知本心的杀戮索取。白小刀说得对,真儿,你当向他学习。”
  秦真此时乖巧得如同一只小猫咪一般俯首贴耳:“孙儿谨遵皇爷爷法旨。”
  秦皇的虚影消失,虚空又荡起层层波澜,一柄柄小巧之刀如游鱼般齐刷刷悬停在吴尘身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