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叔,请匡扶汉室吧 > 第213章 捕捉天女 八千字

第213章 捕捉天女 八千字

不想错过《皇叔,请匡扶汉室吧》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紫胧在发现皇帝是假的后,其实最好的危机处理方法就是趁机脱身。
  毕竟幽云十八骑已经四散的撤离了,没有人为自己打掩护,如果被他们的骑兵缠住,会变得非常麻烦。
  然而,看着自己辛辛苦苦解救,好不容易才见到的‘陛下’,脾气一直都很好的她,生气了。
  今天不干点什么,她是不会走的。
  所以,在找这个假皇帝,并问出了她唯独知道的姓名‘牛辅’后,她决定带走这个混蛋。
  嗯,字面意义上的带走。
  “……放开,放开我!啊啊啊!”
  刚才还在马上的牛辅,在反应过来的时候,那杆枪头宛若凤凰的神器,已然穿透了自己的右肩,紧接着一股强大的力量,把她带的飞起。
  有一说一,最痛苦的并不是这骇人的枪伤,而是在飞行途中,赵紫胧是策马奔腾的,导致她整个人都处于一个快速移动,且疯狂颠簸的状态。
  更不幸的是,刚才她还喝了不少的酒……
  “吐了!要吐……唔呃!”
  被穿在枪上的牛辅,因为着实忍不住,出现了一个在电视或者动画中播放绝对会打马的恶心场景。
  都能拿这家伙去打窝了。
  然而,赵紫胧却依旧面无表情的穿着她,依靠强大的臂力,带着这家伙飞。
  虽然这黑脸的家伙壮得跟牛一样,但她不能松手。
  既然没办法劫王驾,那就把可能知道皇帝究竟在哪的家伙劫走吧。
  不然这一次的伏击真是毫无价值。
  她带着幽云十八骑在敌后扎根了数月之久,如果最后的结果是这样,她绝对不承认。
  在这场战争中,公孙瓒跟刘备,还有关张姐妹,她们都已经完美的证明了自己。
  就剩下我了。
  主公说过,我是他最重要的人。
  既然是最重要的,那就更不能让他失望。
  “贼将休走!快快下马受死!”
  “放下牛辅将军!留尔全尸!”
  “放箭,放箭!”
  经过这一战,赵紫胧比牛辅更重要这点,对于董军来说应该毫无疑问了。所以,当副将带着士兵前来追击的时候,他非常果断的下达了放箭的命令。
  什么?如果牛辅将军被乱箭射死了,那该怎么办?
  如果那样……
  也只能哀哉牛辅,壮哉牛辅了啊。
  “放箭,别让她们…她跑了!”
  赵紫胧的坐骑虽然很矫健,是名马,但毕竟已经作战了那么久,而且不可能立马就逃离出弓箭手的有效射程,所以那些射箭的家伙,还是得管一管的。
  “要不,用这块肉挡一下吧。”
  赵紫胧想到了牛辅,然后开始打量着结实的她:“看起来中个几十箭应该不至于死。”
  “会死的!会死的啊!”
  牛辅人都麻了,连忙悲观的大叫道。
  “算了,死了就不好了。”
  赵紫胧不打算赌,所以一手挑着牛辅,一手将腰间的神器小刀‘驭凤’拿出,对着身后迅速一划。
  一道金色的大幕瞬间展开。
  此幕并不庞大,大概是一个10米x10米的正方形。
  神器的质量越大,威力也越强,所以这道幕布,只留存了大概三秒钟便消失。
  不过这短短的三秒,足以让赵紫胧杀入一条下坡的小道,摆脱她们的追击了。
  “不过这家伙,还真是有些棘手。”
  把牛辅挑着太费力,但把枪拔出来后,又没办法带着她跑路,她肯定不会老实的,赵紫胧被难住了。
  “将军你先撤,我来殿后!”
  就在这时,她遇上了一名幽云鬼骑,真手握大刀挡在路口,看起来非常靠谱。
  在她旁边,还有三名骑兵斥候。
  这就是幽云十八骑的机制。
  因为重骑的速度很慢,耐力很差,加上非常非常的昂贵,所以一名重骑至少要配备五个以上的斥候骑兵,帮忙打探情况,传递消息,必要的时候还要换马,保持续航。
  谁让她们是全天下最昂贵的兵种呢。
  “你们俩跟着她,你跟着我,稍后再行集合。”
  赵紫胧随手调拨一名斥候后直接撤离,留下一位宛若泰山的同伴为自己断后。
  不得不说,你永远可以相信幽云铁骑。
  而且她大概率不会有事。
  毕竟铠甲如此坚硬,战斗力也不俗,董军早就大乱了,不至于分兵出来追杀。
  要知道,这样打不烂射不穿敲不碎的家伙,足足有十八人。
  那个‘假皇帝’,她们名义上也是要保护的。
  ……
  “大人…就她一个,那个银发的女武将已经逃走了,我们要不要杀了她继续追?”牛辅被抓走后,这里管事的自然变成了副将,所以手下的人开始遵循他的意见。
  “不了,护送皇帝要紧。”
  副将抬起手,冷静的做出了这个应对。
  他知道那个皇帝是假的。
  但能怎么办呢,难不成公开承认马车里的人是皇帝的替身?
  那样就糟了。
  这样会让真正的,现在应该在走小路的皇帝陷入危机。
  倘若让天下人都知道了天女现在身边的守卫不足,并没有跟随大军行进,那么诸侯们会怎么办?
  当然是用尽一切办法去搜寻皇帝的下落啊!
  所以牛辅之前才烦躁的说,就算假皇帝被发现了,她也罪责难逃。
  不过好在的是,绝大多数的士兵,都是没有见过皇帝的。
  “过来。”
  想到这里,副将脸色忽然一沉,冷峻的将一名下属唤到身边,小声道:“等下,把看过皇帝的人都杀了。”
  …………
  “痛…痛!好痛啊!请轻点,赵将军……求你了。”
  被这一枪戳着肩膀,坐在马上跑了大概十多里后,牛辅终于能够停下来,但将此枪拔出来的时候,她又慌了,连忙用手握着长枪:“肉快要被撕烂了……要不,要不先找个大夫?”
  赵紫胧的枪头完全从牛辅的右肩处穿了过去,而那个凤凰形状的枪尖,因为造型非常的奇特,所以牛辅承受的痛苦无比强烈。
  所谓的千刀万剐,应该就是如此。
  而且非常吓人的是,赵紫胧还在往外拽。
  “别碰我枪。”
  见牛辅擅自握住了百鸟朝凤枪,赵紫胧冷酷的警告道:“不然,杀了你。”
  “……不碰,在下不碰。”
  见赵紫胧误会,牛辅直接举起双手,示意自己绝对服从。接着,挤出勉强的笑容,提醒道:“但请将军……先别往那边拽了。”
  那是在剜肉啊我的紫胧爷爷!
  不对,紫胧奶奶。
  “我现在把枪拔出来,在得不到治疗的情况下,你很快便会失血而亡。”
  赵紫胧并没有因为牛辅的嬉皮笑脸而放松下来,相反格外冷漠的威胁道:“所以你接下来的每一句话,都决定你的生死。”
  “……”抬起头望着对方,牛辅紧张的吞咽了口唾沫后,惴惴不安的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赵紫胧这个家伙虽然非常强大,但跟找到机会便开始嘲讽人的话痨吕布不同,她自始至终都没有什么情绪。
  这样的人是最恐怖的。
  因为遇到吕布,你表现的滑稽一点,把那个任性的家伙逗笑后,是真的有可能活下来的。
  但赵紫胧仿佛没有心一样,绝对不受人左右。
  什么样冷血的家伙,才能够驾驭得了她啊?
  牛辅的脑海中,渐渐浮现出一个城府极深,杀人不眨眼,双手沾满了血腥的乱世霸主。
  但赵紫胧不同,她现在想到的是一个嘴角带着和善笑容的刘虞——
  紫胧,这家伙如果不老实,就用钝刀吧~
  好吧,某种程度上来说,牛辅脑补的画面并没有太过于离谱。
  “把皇帝被调换的事情,知道的人有多少?”赵紫胧逼问道。
  “回…回赵将军,董卓李儒等大人物都知道,就是他们下达的命令。”牛辅不敢怠慢,迅速回答道,“但这支军队里,就我一个人知道,而且没有告诉任何人!”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说明假皇帝属于机密,短时间内不会被传开。
  赵紫胧很谨慎,作为刘虞的臣,她的任务是由她亲手解救皇帝。
  就算其她诸侯接到了皇帝,盟军再也不用顾及被董卓挟持的天女,对她来说也意义不大。
  以前,她觉得忠于皇帝是忠于汉室。
  但现在,她认为忠于汉室,首先得忠于刘虞。
  切不可被他人捷足先登。
  “那皇帝由何人护卫,随行的士兵有多少,战斗力如何,现在居于何处?”赵紫胧继续追问道。
  “回将军,护卫的将军是董卓的亲信,女将段煨,还有她的谋士贾诩,随行的士兵……”做出努力思索毫不保留的样子,牛辅急切的回答道,“随行的护卫有十人,皆是青武级别的武者,战斗力跟您的那些鬼骑相比……甚至还要更强。不过,包括段煨在内的十一名武者,皆穿布衣,没有铠甲!”
  “她们是佯装成了商队?”
  “……商队太过于招摇,王畿的确山贼还是不少的,所以她们装的是进京的官员。”说到这里,牛辅嘿嘿的笑道,“山贼什么都不怕,就是怕官。”
  “她们不是怕官,是动了官要被剿,所以只敢欺负庶民。”
  平民的出身让赵紫胧想到了一些非常不悦的事情,所以冷冷的纠正道。
  “……对对对,完全没错!”因为这位女侠在生气的时候明显扭转了一下长枪,尖锐的枪尖在肉里旋转,所以牛辅强忍着剧痛,歇斯底里的附和道,“这些山贼都是罪大恶极的混蛋,该死!”
  “不,根源还是掌握了武器的官府不作为,放任山贼袭扰百姓,甚至官贼勾结,才导致匪患肆虐!”赵紫胧气呼呼的骂道。
  “对对对,官府的人都该死……啊啊,死,死光了才好!”
  紧紧的咬着牙齿,牛辅不知道抽了哪根筋要跟这个家伙讨论如此深刻的话题。
  她想逃啊!
  “所以。”毫无铺垫的回到原来的话题,赵紫胧严肃诘问道,“她们在哪里。”
  “将军这个我真不知道……不,没骗你,我把我知道的全部都说了,毫无保留啊!”
  谈到这个,牛辅非常冤枉的大声道:“您想,这样的机密岂是我这种人能够知道的?我。我只是替董卓做事的。”
  牛辅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看起来是那么的认真,就剩下举手发誓了。
  赵紫胧缺乏审问与拷打的经验,作为一个纯粹的武将,她能够做的只有战斗,战场上那些敌人是不会跟自己交流的。
  有一些或许想要交流,但他门说话的语速太慢了,没能跑过寿命。
  总而言之,她非常不适合这样的场景。
  牛辅到底有没有撒谎,从眼神跟语气,根本无法判断。
  “将军,你天下无敌,吕布都未必是对手……不,吕布绝不是您的敌手!”
  见对方开始犹豫不定,看起来憨厚武断的牛辅,继续自证清白道:“董卓跟我又没有什么关系,她都快要败了,我有何必要替她隐瞒呢?不如这样,我虽然不知道,但我能够替将军去寻找,如果担心,我们一起去就是了。反正,我绝对不是您的对手。”
  牛辅虽然是个酒鬼,而且长的五大三粗像牛一样,但她还是非常奸猾的。
  纯粹的谎言是骗不了人的,所以她选择在全部的真话里面,掺上那么一句谎言。
  无论是侍卫的人数,还是负责的将领,以及出逃的形式,她都如实告诉了赵紫胧,毫无隐瞒,为的就是撒最后那一个最重要的谎。
  还有,别看她如此黝黑粗壮,但装起弱来,可以说是惟妙惟肖。
  一直向赵紫胧强调‘我绝对打不过你’,便是她麻痹对手的技巧。
  显然,这个看起来很冷酷,但似乎是有些单纯的少女,已然开始陷入到自己的圈……
  “牛辅。”
  “啊?”
  赵紫胧忽然叫出了她的名字,牛辅被吓得身体一怔,然后连忙谄笑道:“小的…小的在!”
  “拷打,审问,这些我都不会,但是我的主公教会我一点。”
  赵紫胧直勾勾的盯着牛辅,把对方看得额头冒出冷汗,不禁吞咽唾液后,道:“既然没有得到有用的价值,那就不必浪费时间了。”
  “……等等!”
  听对方的语气就好像是要杀人灭口一样,牛辅连忙咆哮道:“刚才的都是有效信息啊!怎么就…等下,我也说过我能带你找啊!就算到时候没找到,再杀了我也行啊,现在动手……唯一的线索就断了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