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只想还债的我却在和非人谈恋爱 > 249.找到你了,江一君

249.找到你了,江一君

不想错过《只想还债的我却在和非人谈恋爱》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江源新一吹拂着海风,优哉游哉的躺在沙滩椅上仰望星空。
  
  手边就是百分百钓鱼竿,海面上漂浮着专用于夜钓的夜光漂,只要看到夜光漂有上下起伏的动作,就可以直接提竿。
  
  身后传来脚步声,江源新一回头看去,难道还有人跟他一样大晚上的失眠睡不着上来吹风?
  
  “你也失眠?”江源新一的声音轻轻响起。
  
  “只是不习惯在摇晃不稳的船上睡觉。”羽沢千鹤的身影,从旋转楼梯口冒出来。
  
  柔和的月光反射出那头漂亮的奶白色秀发,羽沢千鹤只有上半身穿着白色的衬衫,透过衬衫衣角的缝隙,可以清晰的看到粉色的棉质内裤,一双光滑的大长腿白得像是在发光。
  
  她搬了个小凳子,双手从屁股后面拢下,压着衬衫坐在江源新一旁边看他钓鱼。
  
  “我又不是没看到过。”他瘪了瘪嘴。
  
  “泳衣是泳衣,如果事先知道你也在这里,我或许会穿上裤子上来,万一你突然兽性大发,对我心怀不轨怎么办?”她把衬衫的衣角也塞进腿缝中,殊不知这样看起来其实更加诱人。
  
  “我像是那样的人吗?”
  
  羽沢千鹤理所当然的点点头:“我看过一篇报道,绝大多数男性在追求爱情时,都是以得到女性身子为目的,在这个过程中,则是不惜使用暴力,尤其是在两人独处的时候,最容易发生强歼。”
  
  顿了顿她继续认真说道:“而你又追求我,我们现在又是夜深人静的独处状态,男性的荷尔蒙和多巴胺都会加速分泌,我又这么美丽,你对我用强的概率很大。”
  
  江源新一顿时无语。
  
  “既然如此,那你跟我离的这么近是干什么?故意诱惑我从而证明你的观点?”
  
  “不是,是我知道就算你对我色心大起,你也打不过我。”她淡淡的说道,语气表现出强烈自信。
  
  江源新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他其实很想说一句,现在对她的兴趣还不如钓鱼的兴趣大,江源新一急需钓到一条大鱼来证明他钓鱼大师的实力。
  
  百分百钓鱼竿的确钓到了两次,可一次是海草,一次是千岁,都不是鱼。
  
  “你的钓鱼技术让我怀疑,你真的会钓鱼?”羽沢千鹤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根海钓竿,挂上鱼饵和夜光漂,也扔进了海里。
  
  “既然如此,我们就来比比,规定时间内,谁钓的鱼最多!”江源新一有些不服气,现在没有海草也没有千岁,这回钓到的对象总应该是鱼了吧。
  
  羽沢千鹤的嘴角微微一扬:“那输了的人得讲讲自己小时候记忆最深刻的事情。”
  
  “没问题。”江源新一答应下来,他并不觉得自己会输。
  
  隔了一会儿,两人的鱼竿都没动静,他跑去厨房切了一盘水果,又调制了两杯鸡尾酒,都是之前羽沢千鹤要的玛格丽特。
  
  回到露天平台的时候,江源新一正好看到千鹤大小姐抬起鱼竿,鱼钩上正咬着一条大黄鱼。
  
  她取下海鱼随手扔进鱼箱里,然后又挂上鱼饵重新扔回海里,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美到冒泡,江源新一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是她做起来都会难看的。
  
  “啊这……这么快?”他有些发愣。
  
  “不然,你以为呢?”
  
  “我的鱼竿肯定也咬钩了吧?!”
  
  “呵,从头到尾完全没动过。”羽沢千鹤不屑的看了他一眼。
  
  江源新一接受了这个事实,如果连百分百钓鱼竿都没有反应的话,那么就算他提竿一万次也不会钓到鱼。
  
  他把其中一杯鸡尾酒递给千鹤,得到了大小姐一声“谢谢”的夸奖。
  
  接下来两个人都没说话,只是偶尔吃一块水果,抬眼看着眼前倒映着月亮的海面。
  
  千鹤大小姐钓到的鱼一条接一条,江源新一都看呆了,三文鱼,海鳗,大眼鲷,拉丁语,赤眼鳟,还有一只墨鱼。
  
  可他的钓鱼竿依旧没有半点儿反应,两人明明都是在同一片区域钓鱼,也是用的同样的鱼饵,这钓鱼也能区别对待?
  
  “这不科学!”江源新一主动提起鱼竿,发现之前挂上去的鱼饵是什么样,现在依旧是什么样。
  
  不对,鱼饵的尾巴咬着一尾小小的鱼苗。
  
  百分百钓鱼竿,你可真流弊,这种时候都不会打破百分百的信用。
  
  “这没什么不科学的,有时候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难道不是吗?”羽沢千鹤收起鱼竿,“你输了,说说吧,你小时候记忆最深刻的事情。”
  
  江源新一看着那尾小小的鱼苗,刚扔进鱼箱,就被大黄鱼一口吃掉。
  
  他嘴角忍不住微微抽搐了一下。
  
  “好吧,愿赌服输。”
  
  他品了一口酸酸甜甜的鸡尾酒,重新躺回椅子上,双手重合叠放在脑后。
  
  银河横空,漫天繁星,四下一片寂静。
  
  他好一会儿没说话,甚至羽沢千鹤都以为他偷偷睡了过去,江源新一才缓缓开口:“小时候记忆最深刻的事情……”
  
  “你应该知道,我不是裕美的亲哥哥,我曾经住在东京,父母是外贸商人,记忆中的父母总是很忙,又在08年遇到了金融危机,他们虽然很爱我,却没有时间管我,幸好我从小就懂事,所以童年还算幸福,但不幸的事,两年后父母的生意刚有所好转,结果不幸遇到了空难,转眼间从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变成无依无靠的孤儿,天天以泪洗面,这大概就是我记忆最深刻的事情。”
  
  千鹤瘪了瘪嘴:“谁要问你这个了,我说的是你亲身经历的记忆最深刻的事情,而不是你父母,比如私自下海游泳差点儿被淹死,上幼儿园碰到坏人被逼交出零花钱……”
  
  江源新一没好气儿的看着他:“你这是想听我出糗的故事吧?”
  
  “不然怎么能说印象深刻呢?”千鹤大小姐抬起那双光滑白皙的双腿,跟自己的上半身保持一个完美的“V”字。
  
  “快说。”
  
  江源新一的目光从那双白得发亮的大长腿收回来:“不好意思,估计要让你失望了,小爷我从小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就没经历过出糗的事儿,见义勇为那种微不足道的事情倒是有一件。”
  
  见义勇为……
  
  羽沢千鹤心里一突。
  
  她微微侧着头,看他帅气得不像话的侧脸,跟记忆中那个粉嘟嘟的小男孩儿没有半点儿相似。
  
  江一君……会是他吗?
  
  江源新一看着灿烂的星河,记忆不知不觉回到了那年冬天的平安夜。
  
  ……
  
  “小新,我亲爱的孩子,实在抱歉,今天临时来了一批订单,我和爸爸都要留在公司里加班,这个平安夜就不能陪你过了,等忙完这段时间,我们就去迪士尼玩儿,你今天要按时睡觉知道吗?”
  
  “我知道了妈妈,你们也要按时睡觉,不要累坏了身子。”
  
  电话挂断,小江源叹了一口气,这样的日子他已经习惯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