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夜的命名术 > 412、骑士的极限

412、骑士的极限

不想错过《夜的命名术》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里世界,禁忌之地的最快形成时间是4年。
  
  这是有记载中,001号禁忌之地的成型时间,第一年先是出现生物变异,到了第十二年的时候出现规则。
  
  不过,这也是因为001号禁忌之地所在的那片土地上,有大量超凡者曾死亡过。
  
  李氏学堂的地理课本里说,旧人类文明与智械危机的最后一战,死亡超凡者超过上百,甚至还曾有一位叫做李神坛的半神,为了给最后的人类拖延时间而陨落。
  
  所以,001号禁忌之地的形成,具有它自身的独特性,这也是它能侵袭整个欧洲大陆的原因。
  
  在庆尘看来,这场战斗里,死亡的人员除了叶塞尼亚之外,大部分都是基因药剂的注射者。
  
  基因药剂只是在基因上做加法,无法形成禁忌之地。
  
  所以,就算叶塞尼亚能有C级,禁忌之地是不会形成的,但肯定会有海洋里的生物因她而变的强大。。
  
  要不要进入海中用提线木偶收容叶塞尼亚?
  
  庆尘看了一眼远方海底巨兽们露出海面的背鳍,又看了一眼天色。
  
  他不想冒这个风险。
  
  说不定他为了这个世界去收容叶塞尼亚,结果自己却变成海底巨兽们口中的新食物了。
  
  说不定那个时候,海底巨兽们变异的程度还会更大一些……
  
  秧秧在他身后问道:“这个风速已经很快了,你是不是要挑战生死关了?”
  
  庆尘摇摇头:“风浪还不够大,但应该就在今晚。”
  
  此时,卡布里将游艇里的小姐姐们都赶出了船舱,任由她们穿着比基尼暴露在零下15度的寒冷甲板上。
  
  剧烈的船身晃动着,将小姐姐们全都甩到了大海之中,成为海底巨兽们的美餐。
  
  “那先去解决卡布里?”秧秧想想说道:“他现在躲进船舱里,说不定在里面藏了什么杀手锏。货轮和游艇里应该还有不少人,”
  
  庆尘说道:“你飞的近点,然后把他藏在哪里告诉我。”
  
  人类的眼睛无法穿透船体,然而秧秧的力场感知可以。
  
  所以,从一开始秧秧与庆尘的组合,就不是仅仅飞到天上当炮台那么简单。
  
  秧秧的立场感知能力,足以成为庆尘的另一种眼睛。
  
  反器材狙击枪与钨芯穿甲弹,绝对的火力与穿透船体的感知,足以让所有藏匿者都无处遁形。
  
  “货轮的蓝色集装箱里藏了两个人。”
  
  狙击枪轰鸣。
  
  “向右调整两米子弹落点。”
  
  狙击枪修整弹道后再次轰鸣。
  
  “游艇第二排第三个窗户左侧1米处有人躲着。”
  
  “第三排窗户的右侧两米,有人趴在地上。”
  
  秧秧一次次精准的爆出藏匿者位置,船里的人只能听到枪声,看见死亡,却不知道外面的狙击手是如何做到的。
  
  他们不知道狙击手为什么能隔着墙看到他们所有人。
  
  某一刻未来组织的成员在想一个问题,这种组合是不是太强了?如果里世界有神明的话,是不是要把这两个人削弱一下。
  
  此时此刻,天空之中从背后搂着庆尘腰的秧秧慢慢将脑袋靠在了少年的背上。
  
  在她的人生里,总是被人寄予了太多的期望,仿佛她就应该是最厉害的那一个。
  
  她身边的人在面对问题时,都希望她能帮忙,能够成为团队里最有用的那一个。
  
  去10号城市组织学生游行,去海城组织时间行者……
  
  这样的人生很累。
  
  更多的时候,她也希望自己可以休息一下,不用总是当一个主角。
  
  事实上以她B级力场觉醒者的身份,今晚这海上的杀戮根本不用那么麻烦……
  
  但今天晚上,秧秧把所有的舞台都留给了庆尘。
  
  她也想偶尔体验一下当咸鱼的感觉,这或许就是她加入白昼的意义。
  
  枪声落幕,黑暗的天空已经黑云低垂,仿佛神国之中有旧神探出手臂,搅动着本就已经浑浊的海水。
  
  “只剩下卡布里了,直接狙杀他吗?”秧秧问道。
  
  庆尘想了想说道:“不用杀他,我留他还有用处。”
  
  “嗯?”秧秧愣了一下:“你要用他,你……”
  
  庆尘痛心疾首道:“您能不在这个时候开车吗!”
  
  秧秧捂嘴笑道:“好的。”
  
  “得等我完成生死关挑战才行,你压制着他,让他没有机会跑掉就行,”庆尘说道:“降落吧,先到北极号上。”
  
  秧秧带着庆尘落下去后,庆尘居高临下的站在奇尔顿身边平静问道:“卡布里的全名叫什么?”
  
  奇尔顿嘴里咳着血沫,挣扎说道:“救我!”
  
  庆尘想了想说道:“你把卡布里的全名告诉我,我就救你。”
  
  奇尔顿艰难说道:“卡布里.杰克逊。”
  
  庆尘谨慎的询问:“怎么拼写。”
  
  秧秧看了庆尘一眼,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然而对于庆尘来说,这可能是他近期最适合使用提线木偶的对象了,对方孤立无援的躲在光芒四射号中,又是C级,这种人不变成傀儡岂不是有点可惜?
  
  这次来到欧洲,庆尘光是被别人追杀了,这如果不找到神代的人玩点什么,岂不是太没参与感了?
  
  不过,提线木偶要求宿主知道傀儡的真名,庆尘也不确定是否需要拼写。
  
  毕竟北美好些个名字听起来有点像,但拼写却有所不同。
  
  秧秧有点好奇庆尘要干什么,而奇尔顿则干脆认为庆尘纯粹就是想要在自己死前折磨自己……
  
  正经人谁会闲着没事在别人临死的时候,问另一个人的名字如何拼写啊?!
  
  不过,奇尔顿的求生欲战胜了一切:“Carbry.Jackson。”
  
  “谢谢,”庆尘认真的说道。
  
  “救我,”奇尔顿用尽最后的力气吼道。
  
  庆尘想了想,按着奇尔顿的胸口做起了心脉复苏,只不过用力太大,直接给奇尔顿给按死了。
  
  “没救下来,太可惜了,”庆尘惋惜道。
  
  秧秧面不改色的说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给胸口中枪的人做心脉复苏呢……”
  
  “人要守信啊,”庆尘感慨。
  
  秧秧好奇道:“你是有什么禁忌物,需要知道别人的真名吧?”
  
  庆尘看了女孩一眼,对方还真聪明啊,这么快就猜到了。
  
  “算了我不问,现在你有什么打算?”秧秧问道。
  
  “巴斯号驱逐舰应该不会冒着暴风过来,所以在暴风停止之前,我们都是安全的,”庆尘思索道:“我已经记下这里的坐标,但打捞沉船金币的事情,恐怕还得等风平浪静之后。今晚尝试着完成挑战,然后等所有人都不再追杀我时,再回到这里将金币都打捞上来。”
  
  虽然白昼如今不缺赚钱的手段,但来都来了……
  
  没有见钱不捡的道理啊!
  
  张俭躲在船舱里,忽然看到那少年少女杀完不知道多少人后,竟是突然并肩坐在甲板的护栏上,聊了起来。
  
  仿佛那无边的海浪与低垂的黑云,都没有对他们产生任何压迫感。
  
  张俭大声喊道:“你们在干什么?”
  
  庆尘转头笑着对他喊道:“等风来!”
  
  张俭感觉莫名其妙,时间行者的脑子是不是都多少有点问题?!
  
  但他突然觉得,这少年好像真的在等风来,而且是在等一场罕见的飓风。
  
  光芒四射号里的卡布里觉得有点不对劲,枪声停歇了,但是没人来找他,也没人来杀他。
  
  好像就要这样放任他在这大海上自生自灭了似的。
  
  过了五分钟,卡布里鼓足勇气悄悄靠近窗户,便看到张俭刚刚看到的那一幕。
  
  少年与少女并肩坐在甲板护栏上,面对着海浪无比淡定。
  
  卡布里默默的看着这一切,他发誓这一幕足以震撼任何人的心灵。
  
  狂躁咆哮的海潮与风,就像是这两人的背景。
  
  船下正疯狂进食的海底巨兽的隐约黑色身影,与两人相衬,成为宁谧与暴力的极致对比。
  
  这世上不可能有任何一位画手,能将这摄人心魄的画面完美复原。
  
  秧秧轻松的坐在护栏上,双腿在护栏外荡啊荡的:“你们骑士每次晋升都要面对这种最危险的情况吗?”
  
  “对,九死一生,”庆尘说道。
  
  秧秧歪着脑袋问道:“冒着九死一生的风险,做一些明知不可为偏要为之的事情……这就是骑士的浪漫精神吗。以前在里世界听说骑士的故事,我不太理解,但亲身跟着你体会过一次,大概有些理解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