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派盗墓笔记 > 第87章 鸡脚婆

第87章 鸡脚婆

不想错过《北派盗墓笔记》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三友旅店客人不多,旅馆走廊为了省店没开灯,一开门烧皮子的味道更大。
  手边儿没有手电筒,我就举着手机照明,来到了走廊外。
  这是二楼,上面还有层三楼,走廊中间位置是上三楼的楼梯口。
  楼梯口那块儿摆着个公用的绿皮垃圾桶,烧皮子味儿就是从那里飘过来的,拐弯那里还隐隐亮着火光。
  不会真着火了吧?
  我拿着手机,快步走了过去。
  “谁!”
  “谁在那里!”我刚走到拐弯楼梯口这里,突然看到有个女的蹲在地上。
  地上放着个洗脸盆,盆里烧着一些东西,洗脸盆周围散落着一些鸡毛。
  听到我在叫她,这烧东西的女人一抬头,我冷不丁看到了她脸,大半夜的差点给我吓死。
  这中年女人四五十岁,短发,穿着一身红色毛绒睡衣,让人看了害怕的是她那张脸,她脸上密密麻麻的全是红痘痘,可能是痤疮一类的皮肤病。
  卧槽....我吓得我大骂了一句,没忍住,一脚踹这女的头上了.....
  她被我一脚踹脑袋上,躺在楼梯上哎呦哎呦的惨叫。
  我这才反应过来这是个人,当即壮着胆子大声问:“吓死人了!你干什么的!大半夜在楼道口烧东西!”
  中年女人捂着头坐起来,她说话的声音跟公鸡打鸣一样,又细又长。
  “我看你们几个快死了,想好心救你们一命,你踢我干什么,疼死姑奶奶了。”
  听到她咒我们死,我皱眉说:“你是不是有病?我看你才快死了。”
  这穿着睡衣满脸痤疮的女人扶着栏杆站起来,指着我说:“知道你不信,不过.....年轻人,我看你以后有牢狱之灾啊,不光你有,以后凡是跟在你身边儿的人,横死的横死,坐牢的坐牢,如果你想破解的话,明天下午来活禽市场找我吧。”
  说完话,这满脸痤疮的女人深深看了我一眼,用抹布垫着,端着脸盆下楼离开了。
  我在原地愣住了,或者说,被她这番话吓住了。
  “死....牢狱之灾....坐牢。”
  这几个词,一直是埋在我心底最深处的恐惧。
  我有些失魂落魄的回到了自己房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失眠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下楼,我看到秃头发在一楼拖地,便问他:“发哥我跟你打听个事儿,你这楼里有没有住着一个女的,四五十岁,短头发,脸上都是痘痘痤疮,看着有点吓人。”
  秃头发扶着拖把布,看着我点头道:“有啊,兄弟你说的是鸡脚婆吧,她在活禽市场里摆摊卖鸡,不住我旅馆啊,怎么,兄弟你见到她了?是不是吓着你了?”
  我摇摇头,说昨晚确实吓了我一跳。
  我掏出烟散给秃头发,跟他打听这鸡脚婆什么来路。
  秃头发把拖把立到一旁,点着我递过去的烟,抽了一口说道:“她啊,你让我怎么说,住兰州老城附近的都知道她,有人说她神棍,有人叫她鸡巫婆,谁家小孩儿丢个魂了,谁家老人去世了,癔症了,有信这方面的人会去找她。”
  “怎么,她是跟你说什么了?”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说没说什么,我就是好奇而已,问问。
  可能是抽着烟来了兴致,秃头发给我说了一个事儿,据他说就是前几个月发生的。
  当时这事在兰州城关区一带很出名。
  秃头发说城关区的雅馨园有户人家,一家三口,男的在变电站上班当电工,女的在家带小孩,小孩九岁了,也就是上个月吧,这家小孩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老是趁他爸他妈不注意,用钥匙把他爸妈锁在房间里,而后这孩子一个人打开屋里电视机,学着电视机跳广场舞。
  我听后眉头直皱,说这什么意思。
  秃头发单手夹着烟,说兄弟你别慌,我这不是还没讲完呢。
  “这事后来闹的很大,听说还登早报了,不光雅馨园,连西大坝,任家庄那里都传开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