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渣小川很撩 > 第三章 撩到深处知深浅

第三章 撩到深处知深浅

不想错过《渣小川很撩》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小川的信条中:丢脸不可怕,只要找回来就好了。
  “月月,你知道男生吞咽唾沫和女生吞咽唾沫有什么区别吗?”
  月月先是吞了吞唾沫,没感觉到有什么区别。
  “你要像我这样才能感受到。”
  小川说完,先仰着头,然后闭上双眼,最后用手指压着自己的喉结。
  果然,月月看见小川的动作,迫不及待的开始试验了。
  就在月月仰着头、闭上眼的时候,小川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亲在月月的唇上。
  还用自己的舌头挑逗的舔了一下,只感觉像添冰激凌一样,柔软、丝滑。
  月月也顿时就反应了过来,自己又被赵小川给撩到了。
  不得不在心里感叹:这家伙的套路还真多啊!
  不过此时的月月内心还是有些小雀跃的,这还是她第一次和男生亲亲。
  特别是小川最后那一下挑逗,让月月心中产生了不小的悸动。
  说了这么多,实际上也就两三分钟的事。
  梦蕾看了这场你来我往的戏,也是震惊得无以复加。
  只感觉自己是不是老了,跟不上节奏了,只能苦笑的说道。
  “你们两个实在太会玩了,姐姐我可比不上,小女子甘拜下风...”
  梦蕾说完还像模像样的朝两人拱了拱手,直接把月月调侃得有些脸红。
  不过大家都喝了酒,灯光也黑暗,都没有发现。
  其实,月月的真名叫王皓月,有一个哥哥,家里三代从军。
  从小在军区大院长大,因为生活环境的原因,所以,性格也是大大咧咧的。
  但女孩子嘛,该害羞的时候还是会害羞的。
  当然,这些小川和梦蕾都是是不知道的。
  王皓月也没打算说,毕竟现在都是泛泛之交,喝酒聊天可以,多的就免谈了。
  因此,王皓月干脆端起酒杯,用喝酒来掩饰自己的羞涩之情。
  随后,这三人的第三轮拼酒就开始了。
  因为有了刚才的暧昧环节,三个人也都敞开心扉,放开了喝酒。
  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小川原来的猎艳目标梦蕾,因为遇见了一个朋友,跟着她的朋友离开了。
  现在卡座上只剩下小川和王皓月两人。
  别看王皓月是一个女孩,她和小川一样,都是海量。
  所以两人谁都不服谁,现在两人喝酒都不用杯子,直接一瓶接着一瓶。
  再说了,两人刚才就有了亲密的接触,而且又是孤男寡女,气氛变得更加暧昧了起来。
  王皓月大大咧咧的性子也展现的淋漓尽致,两人相互倚靠着聊天喝酒。
  当聊到某件事的高潮时,王皓月还会忍不住去亲一下小川的脸颊。
  而小川就更不可能会客气,逮住机会就是亲在王皓月的嘴唇上,但两人都还是有分寸,没有来法式的接吻。
  因此,小川现在直接叫王皓月为渣小月。
  王皓月则称小川为渣小川,双渣联盟就此成立。
  直到最后,两人都喝高了,也不知道是谁提议去酒店休息。
  于是,两人就稀里糊涂的来到了酒店。
  两人稀里糊涂的扒光衣服,也稀里糊涂的滚了床单。
  最后,小川就稀里糊涂的丈量了王皓月的深浅。
  王皓月也稀里糊涂的知道了小川的长短。
  当第小川醒来时候,发现酒店房间只剩下他一个人了,拿出手机一看,2010年6月10日,凌晨三点。
  小川用手揉了揉醉酒后昏涨的脑袋,突然感觉自己的肩膀有些刺痛。
  小川偏头一看,发现自己的右肩上出现一排深深的牙印。
  有的牙印已经刺破皮肤,还渗出少许的血迹。
  看着这个牙印,小川就知道昨天晚上的事肯定不是在做梦了。
  心想:也许,大概,可能真的丈量了渣小月的深浅,可这渣小月也太狠了吧,用得着留下这么深的印记?
  不过,当回忆昨晚模糊的记忆时,小川还能依稀记得渣小月的疯狂,自己也是情到深处,异常凶猛。
  想到这儿,小川也是洒脱一笑,就当作美好的记忆吧!
  于是,小川准备去洗漱一下,就在掀开被子的那一刻。
  一团刺眼的嫣红散落在雪白的床单上。
  “这,这,这...唉...”
  小川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出来玩,最怕的就是遇见黄花大闺女。小川虽然是渣男,但也是一个有责任的渣男。
  因为小川有渣男的属性,有过人的撩妹本领,因此品尝过各种女人。
  早就没有那什么女情结,实际上,小川最担心的也是这个。
  所以,小川在一般情况下,会选择成熟类型的,就像梦蕾那样的女人。
  就是为了避免踩雷,可现在,不是你想不想踩雷的问题,而是已经踩到地雷了。
  不过,貌似这颗雷已经消失了,这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啊。
  “唉...”
  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之声。
  小川一个人在床上,靠坐在床头,默默的点上一支烟,双眼无神,思绪直接回到了今天早上。
  ...
  蓉城,盛夏,上午十点许,烈日炙烤着大地。
  “川哥,走,上网去。”
  一个洪亮的声音在窗外响起。
  赵小川在睡梦中,迷迷糊糊的听见有人在窗外,好像在呼喊着自己的名字。
  是在叫我吗?
  “川哥,川哥,你起床了没有。”
  声音一如既往的洪亮,声音好熟悉。
  好像是死党陆建波的声音啊,就是声音听起来年轻了些,难道我的死党陆建波来沪海看我了?
  赵小川想了想,这不对呀!自己在沪海的房子可在29楼啊,怎么可能听得见死党陆建波的声音。
  幻觉,一定是幻觉,可能是太久没有聚聚了,看来得找个时间我们两兄弟聚聚,也要给我那小侄儿带些礼物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