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逆仙弑神 > 第十八章 藏卷阁的惊天秘密

第十八章 藏卷阁的惊天秘密

不想错过《逆仙弑神》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心之眼-神识杀!”两道血泪在心之眼上流出,同时伴随着一道无影无形之气,朝着云中鹤大弟子而去。轻易的穿过了他身体,停在丹海内。。。。。。
  还未飞走的龙花顿时大惊失色,她忽然感觉到了神识的气息,那道神识论修为远在自己之上,只是带着一股说不明道不清的关系,又像是神识,又不像是本体发出的。
  十夜之前用神识扫描就会受到反噬,这一次是开启全盛时期神识攻击,反噬之烈可想而知,几乎神识从心之眼离开得刹那,心之眼立马血泪崩碎,身体直接连喷三口血,每一口都是修为之血,刚入的修行三阶,居然有不稳得征兆,许林这边更是夸张,神识攻击一出,喷出一口魂血,立马重度昏迷不醒。
  当看到十夜连喷三口血的时候,大家先是一愣,随即又笑了起来“看!被气的吐血了!哈哈!”
  然而云中鹤大弟子也是刚想笑,停留在丹田神识忽然发作了,如一神雷,劈得丹海四分五裂,顿时丹海开始崩塌,他先吐出一口血,脸上表情极度痛苦。
  他的变故被众人瞧见,众人先是不明,随后不知那个白痴说“大师兄还学的真像,吐血的表情都惟妙惟肖。”
  云中鹤大弟子也不明所以,刚开始表情还能装作笑笑,心底暗骂白痴,接着是第二口血,脸上表情彻底崩了,如死灰一般。接着在众人欢声笑语。第三口,第四口,直到第八口血,众人脸上表情才由欢笑逗乐,变成惊恐。
  而十夜擦干嘴角血迹,脸色灰白,一步一蹒跚,三月之后,今日之耻,我定讨回来!
  当龙花抱起云中鹤大弟子一查得时候,禁不住冷汗流了下来,丹海崩碎,已经死了!
  几乎听闻死字以后,众人起初是不信,但门主说话还能有假不成,一时间几乎所有人后背都湿了一层,尤其是其他还活着的那三门大徒弟趾高气扬不在,几乎像是夹着尾巴的狗落荒而逃!
  龙花仔细检查尸身,没错了!方才感受到的确实是神识攻击,那么他呢?她转头看向原本十夜站得地方,此刻早已没人了。
  他又悄无声息的回到了杂物院的小房子,一回到那里,忍住的伤势加剧,几乎昏厥过去,十夜知道此刻万不是能昏厥的时候,他狠狠的一咬舌头,顿时血水四流,本来涣散的意识立马被痛楚唤醒。
  他从储物袋赶忙拿出一枚淡紫色药丸,药丸大约指头大小,发出淡色光芒,隐约可见丹药内有三株草药栩栩如生。这枚是他用巨猿身体所换的一枚极品疗伤丹“雪清丸”一枚药效是其他疗伤丹药的五到八倍,此丹炼制不易,而且一生有服用次数限制。
  十夜此刻也管不得它的珍贵,一口眼下,吞下之后药力如雪一样清凉,立马沉入丹海修补受损发心之眼,然而这一切还不算完,十夜趁着清醒之际,又服用了上十种疗伤丹,还有三枚玄气恢复丹,俱都是顶级丹药。
  亏他如今家底厚实,要不然这一招险棋虽然杀敌,但终归是要落得同归于尽的下场,等到一切准备到六七分时,他的意识再也撑不住,就此昏死过去。。。。。。
  时间已是半月,十夜几度昏昏死死,醒来时强撑着将屋内布置一些陷阱,为防昏死有人乘机偷袭自己,再者乘着清醒,补充一些丹药疗伤,就这样重复且不计成本的疗伤,让他得伤势在逐渐恢复。
  这年少气盛必杀之的做法虽让他出气了,但也格外亏损,不止半月时间浪费了,换来的顶级疗伤药差不多用尽,还赔上了大把的恢复丹药。
  不过他不觉得自己有错,怪之怪丹药太少,只是神识攻击他实在不想尝试了,似乎也没机会了。这一次出手,下一次动用金身参战最少半年。
  修养到足够外出行走时,他就马不停蹄奔修行功法而去,修行凝气三层,解封功法修行,这是道家给予每个修真者奖励。
  青庭宗的“金阁”是收藏功法的地方,五法八门的功法应有尽有,甚至还有筑基功法收藏,只是这些功法恕不外借,且每一次观阅都要付出不菲的灵石,活脱脱的剥削和压榨。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所以弟子们私下都是自行交易功法修行。除非是遇到一般修行上实在解决不了的事,才会去金阁一观。
  金阁在漂浮一个碧潭之上,气势宏伟,整个建筑凌空而立,呈方形,由四条粗大铁链牵引至地面,在金阁周围有大大小小的洞府,洞府直通地下灵脉,可做闭关修行之用。
  原本以这里高昂的收费,门可罗雀,但如今不一样了,三月之后只要拿到金丹老祖所赐的玉如意飞骑那是咸鱼大翻身,这点灵石算不得什么。
  十夜来的这里,先是租一个洞府修行,但懒洋洋的守卫弟子告诉他,人已经满了,十夜拍出五枚下品灵石,守卫眼睛惺忪的眼睛总算睁开了些许。“人。。。。。”十夜再拍出十五枚灵石,所谓钱多好办事,任何地方都通行,立马就有一个倒霉蛋被洞府扔了出来。
  “凭什么!我还有两天才到期。”被扔出的倒霉蛋话里带着愤怒。
  “这里是什么地方?由你大吵大闹”守卫弟子舞着长鞭,鞭影如龙,凝气三层的实力这一鞭下去,这个凝气一层小修士不死也残。
  那倒霉蛋感觉到绝望闭眼刹那,忽然一道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挡在了身前。
  “找死!”守卫弟子大怒,这里他有生杀之权。
  鞭子越变越大,如蟒蛇一样,要把两个人一起吞并。。。。。。。。然而,十夜只是手一抓,便死死掐住了蟒蛇的脖子。
  守卫修士大惊,他负责镇守洞府多年,按理这些杰出弟子他都认识,此刻居然冒出一个以凝气三层徒手接住自己灵蛇鞭的人。
  "你是谁?”守卫弟子道。
  十夜不说话,手上一用力,那弟子感觉那边是千斤力道,身体不由控制的被拉近了一点,自己也是在凝气三层摸爬滚打多年,不敢说最强,但还未到出手就被人压制的地步。
  十夜不想结仇太多,就在守卫弟子撑不住的时候,十夜忽然就放开了他“冒昧了!”
  守卫弟子明知不是对手,冷冷一哼,转身走了。
  剩下十夜和这倒霉蛋四目相对。
  眉目如黛,亭亭玉立的少女看着眼前这个人,时间仿佛回到了八年前,那时候明月下,流水旁相依相偎,时光是如此美好。
  十夜率先打破僵局。“好久不见啊!王仙人!”
  这一句王仙人像是一把锋利至极的刀斩断了前尘过往,将十几岁的情窦初开,斩成了两个相对而立的陌生人,
  王紫霞心说不出的难受,咬紧唇,不说话。
  见她一副泫然若泣的样子,十夜忽然大手朝着她额头压去。几乎是同时,王紫霞猛然惊醒,朝后狂退。“你。。。你。。。干什么,这里是青庭宗。。。。你别乱来。。。。。
  十夜面色一肃,“你果然是记起了前面的事,看来我这搜魂术还是太次了。”十夜刚开始就觉得王紫霞见自己面色不对,怀疑她已经记得之前所发生的事。所以便试上一试,只是看她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怕是也不会想起她之前被某种神秘法术控制的事吧!
  王紫霞便退便说“我。。。我。。。。不会说出去的,请你放过我。”由不得她不求饶,当初她可以趾高气扬以仙人姿态说话,但现在她面对的是一个凝气三层可猎杀四阶的妖兽的精英修士。俗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而这不过短短三年。
  十夜双手一背“你在求我么?我怎么感觉不到任何求饶的语气?”
  王紫霞脸一红,不可思议的看着十夜,记忆中他从未这么趾高气扬的对自己说话,那个从一开始对自己温柔入水的男子如今变作了何样?“我。。。。我。。。。我。。。。。”
  “怎么?是我说得不够明白!还是你没听清?”
  居高临下的语气,让王紫霞心痛莫名,她恨么?她恨不起来!是当初自己拒绝他的啊!她怨么?她也怨不起来!是自己心心念的要当仙人啊!一时间百种滋味,夹杂泪水,竟是噗通!一拜,唇齿清楚道“求道友放小女子一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