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逆仙弑神 > 第十九章 飞骑之争

第十九章 飞骑之争

不想错过《逆仙弑神》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灵石溪的上空五光十色,到处都是法宝飞舞,人影穿梭,喊杀声,哀嚎声,爆炸声此起彼伏,唯有被争夺的“玉如意”闪着微润的玉光岿然不动,它就如一个高贵的公主,俯瞰下面如蚂蚁一样众修士厮杀的狂热。
  五门弟子的一场大混战,可谓声势浩大,最先被打下去的是凝气一层修士,他们无法达到御器的的高度最快被打了下来。第二层刷下来的凝气二层修士,抱着被毁坏的灵器嗷嚎大哭,悲伤不已。
  剩下三层和四层的进入了艰难的鏖战,场上鲜血飞溅,法宝断肢满天飞舞。
  台下五位门主负责督战,把伤亡尽量在可控范围内,但战况之激烈仍旧令他们有些忐忑,此刻的争夺赛的发起人云中鹤双眼尽红,如吃人的猛兽一般。
  他如何不怒!接连内三名弟子身亡,最不可接受得是大弟子竟被神识射杀,这让他恼羞成怒,直接把龙花锁定成了杀人凶手,她毕竟有在场证明,还是筑基实力。尽管龙花百般辩解,还是于事无补。
  此刻场上云鹤门就对龙花的风鸣门下了杀手,对那些貌美女修可是没有半分怜香惜玉,龙花大弟子被断一臂抬了下去,三弟子二弟子护体被击碎,不省人事。剩下些小弟子龙花把他们叫了下来,放弃了此次争斗。
  场上四门战况依旧激烈无比,雷电,符火,刀剑,各式功法,各式法宝,拼了命的往对手身上招呼,云中鹤不断的往场中看,战斗已经进行一半了,却还未见到那小杂种的身影。他就如一个发狂的雄狮“那小杂种在哪儿!在哪儿!”为了杀他,可是耗尽了所有,重宝献祭,弟子殒命,他好恨啊!为什么不一道神识射杀了他。为什么刚开始不自己亲自动手!
  十夜是没来参与争夺,他比谁都想拿到那飞骑,飞骑对他而言,可打,可跑,战力直接质地飞跃。可他三月时间还是太赶了,三月时间都不够参悟一门功法,跑来和送死无疑。
  云中鹤知道十夜来不了,因为他已经违反规则了,争夺赛已经开始了,但他希望他能出现在场上,规则是他只要来,随时都可以改变。
  参与争夺之人,可不会照顾云中鹤的想法,如今夺冠的热门人选已经锁定两人,第一是第二门的“云霄”第二是第一门的仇剑”本来云中鹤一门大弟子也是夺冠人选,只是他无缘无故的死在了赛前。
  “云霄”修道一百八十年,“仇剑”修道一百九十年,两者都是离筑基一步之遥。相对而言仇剑的底蕴深厚一点,但云霄得资质优于仇剑,所以鹿死谁手还不知道。
  说个题外话,夺冠得热门人选永远不会落在十夜身上,这是共识,别看他以三阶斩杀四阶凶兽,但这是两码事,凶兽虽然狂暴,但根本只是皮糙肉厚,不懂战术,不懂后退,更加不会控制灵器,习练功法。
  当初妖界进攻修仙界得时候平均差妖界大于修仙界几乎一个境界,当众大妖都以为是碾压姿态吃尽所有人类得时候,他们被人类的狡诈,被人类炼制的灵器法宝,临摹的仙符,遗留的阵法。打得是抱头鼠窜,丢盔弃甲!
  妖界至今流传一句话,“都说妖可怕,却可怕不过人心!”
  话回正题,当初云中鹤布下此局不就是抓准了十夜底蕴浅薄,急需飞骑么?十夜若想来抢,先不说四阶修为压制,人家早已御空,他还在地上跑,人家研习功法五十六年,他还在两月半。
  云霄和仇剑两者在场上打斗,法宝交锋轰隆不断,整个灵石溪仿佛被掀翻了一般。众人都是靠边走,根本不敢走入激斗中心,怕是一个法宝乱流的玄气扯成碎片。
  两人招招齐出,法宝损耗巨大,此刻已经是快要分出胜负之时,台下之人看得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仇剑年长打法很是稳健,他努力避开云霄费法宝攻击,储物袋飞出蛛网一样的东西,四个角铺开,蛛网看似有种毒素,沾至必定落败,将云霄慢慢的逼近角落,这蛛丝也很是奇特,柔韧无比,任凭云霄如何用法宝突破都不能,看样子对方准备慢慢耗干他。
  云霄表面看似慌乱,实则已经悄悄的一指储物袋,一个小黑球出现了,黑球一出现,只是一闪居然穿过了蛛网,出现在了仇剑的肩膀上。。。。。。。。
  都是即将筑基的人物,哪能不知危机来临,仇剑虽不知这黑球是如何突破蛛网的,第一时间光芒一闪,祭起软甲挡了一下,但肩膀还是刺出了一个小血洞。
  云霄顿时狂笑“你输了!这是玄冥球,取鬼母眼珠制成。别说你,就是我师父见了都不敢大意。”
  仇剑还未明白,只见那黑球如吸血一样,把身体的伤口极速扩大,抽血似的往外涌,一股股冰寒入体,如今之际只有封玄脉。不然会跌落修为,严重中还未落下不治之伤。
  仇剑一声叹息,最终只能下台。
  此刻场中虽然还有人,但无人能挡云霄之锋芒,他就如离弦之利剑,一手抓向玉如意飞骑。此刻在他眼中那不是飞骑,而是通往筑基之路的钥匙,只要拿到他定可以换到一枚筑基丹,到时他就是筑基修士,名正言顺得代理门主,从此以后再也不用看谁得脸色行事了。
  伴随着众人的紧张,而云中鹤一张脸写满了狰狞,怎么会不来!你该来的!你为什么不来!没有人能明白他此刻的心境,他只想冲上台去,把所有人都杀光,都杀光!
  你该来的呀!你为什么不来!
  金阁静静的漂浮在碧潭之上,四周的洞府已经十室九空,大家都去争夺飞骑了,唯有十夜在的那一间大门紧闭,内里玄气缭绕。
  一个月研习两册功法,没有人能做到,十夜也不例外,如今他静静的在一旁打坐,头发已经有些发白,他尽管很努力得修行,他因为天资和时间费受限,他的研习功法变得极其失败,失败中甚至差点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亏得他修为太低,还不到域外心魔入侵的地步,不然他已经做了心魔的食粮,成为另一个“十夜”
  两册功法在半空漂浮着,十夜知道自己这种状态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必须得缓下来,但这一缓下来,功法研习进度平平,这让他十分恼火。
  他喜欢剑走偏锋,可如今已经没了剑走偏锋方法。
  如何?
  如何才能短时间研习功法。
  时间在一点一点流失,他的洞府大门始终未开过,守卫弟子因为担任职务,不便去看飞骑争夺,不过他看着十夜洞府大门紧闭,难免摇摇头。
  尝试了数十种方法,十夜在修行功法一途上不得存进,这让他颇为自嘲,前世为筑基后期,居然修不得两册功法。
  然而刚一想到此,脑海似有什么一闪而过。他忽然眼神一定,随即大放异彩。
  筑基后期?
  筑基后期?
  如果。。。。。。用修行来修功法?
  在道家修行进阶属于内功,修行法术属于外功,两者并不冲突,同属于修行,两者其实可以共通,修行内功时可兼修外功,修行特殊的外功也可兼修内功。不过两者虽然意识共通,但真要转换必须付出不菲得代价。
  以修行修外功,实际是反哺,承受修为跌落然而让外功大成,此法可适合大多数道家法术修行,(仙术除外)然而现实中不会有人走出这一步,因为修行不易,往往需要上百甚至上千年才得以进阶一级,修行不易。
  十夜目前能想到此是因为他本体修为受限,即使本体处于巅峰状态,然而金身开启他的修为还是只会攀升到筑基中期,与他原本得筑基后期始终相差一级,如果这一级始终唤不出来,何不就让它跌落来修外功?这个疯狂想法他不能告诉许林,因为他肯定是不同意的。
  既然如此,他双眼一睁,将金身加持,顿时整个洞内气息变了,筑基的威压弥漫,让洞府外发守卫弟子心神一颤。
  十夜首先沟通丹海,将丹海内一直不曾使出的筑基后期修为一点一点逼出来,修为外放,身体立马产生了抗拒,意识和身体得争夺让他备受煎熬,神识涣散,身体撕裂般的剧痛。
  然而何种风险,何种损失都无法阻挡他心意已决之事,修为在剧痛中一点一点外放,这种流逝是不可逆转得消失,伴随着修为消失,他面前的两册功法忽然似有灵一般,上下起舞,玉简内那些刻画的法诀不用你去探索,如活了一般,纷纷朝着十夜身体涌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