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讨逆 > 第283章 点到为止

第283章 点到为止

不想错过《讨逆》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年胥登基后,一直在琢磨着这个南周。多番筹谋,多番了解。了解的越多就越心惊。
  
  官员越来越多,而且待遇超好,每年只是给官员们的钱粮就是一笔能令他心跳能停止的数目。即便是如此,官员的数目每年依旧再不断增长中。
  
  第二便是兵员。有大唐这个强邻,南周不得不维系一支数目庞大的军队。。这只军队的战斗力他也不得而知……宰相说们很是强悍,但他觉得这话应当打五折来听。
  
  兵员多了,每年耗费的钱粮更是多不胜数。
  
  每年还得给许多人赏赐,这是从祖宗那里传下来的规矩,原先是示好和拉拢人心,可后来却演变成了一种制度,后续帝王想停都挺不下来。
  
  南周富庶,可即便是如此,这些年下来也越来越艰难。
  
  他知晓,若是不变革,南周必然死路一条。
  
  所以他动手了。
  
  以宰相孙石和枢密使韩壁为首的新政派粉墨登场,年胥全力支持,要什么给什么,甚至为他们的新政背书。
  
  但反对者众多,反对的理由千奇百怪,但在年胥的眼中就一条:新政影响了他们的利益!
  
  不管是田地还是什么,南周的各种资源多集中在权贵高官豪绅的手中,百姓的日子越发困顿。
  
  目下看来还好,可去年发生了几起因百姓不堪重负而引发的叛乱,让年胥革新之心越发的坚定了。
  
  要想富国强兵,就必须革新。
  
  但在革新的过程中,必然会损及一些人的利益,这些人势力更为庞大,让年胥也颇为头痛。
  
  譬如说今日主持宴请的彭靖,便是反对派中的头面人物。
  
  这也是一次较量,若是能压下大唐使团的气焰,反对派名声大振。而相应的,新政派就会黯然失色。
  
  比武是彭靖精心为大唐使团准备的坑。
  
  历来大唐使者来到汴京,朝中准备的手段都是文采,用文采去击溃野蛮,这是文臣们的矜持。
  
  可彭靖却反其道而行之。
  
  年胥听到这个主意时,都不禁为之击节叫好。
  
  同时心情也颇为复杂。
  
  彭靖这等才华,若是用在新政上,会是何等的如虎添翼。
  
  年胥目光转动,看到角落里年儒和沈重在低声说话。
  
  “那人是谁?”年儒问道。
  
  “王老二,杨玄的侍从。”沈重这一路打探到了不少消息。
  
  “实力如何?”
  
  “有些修为,不过人有些傻。”
  
  “傻子吗?”
  
  “对,整日就知晓吃,没见那张嘴停过。”
  
  看着王老二心满意足的模样,南周君臣都笑了。
  
  你就不能等会再吃?杨玄满头黑线,“来,和这人比试一番。”
  
  “哦!”
  
  王老二还不忘舔舔手指头上的肉屑和汁水,这才起身。
  
  秦简知晓王老二有修为,但有多少?
  
  不如派老贼更好。
  
  至少老贼卖相更像是好手。
  
  后宫之中,皇后和年子悦在说着别后的情况。
  
  “长安虽说没有汴京繁华,不过却另有一番景致,雄浑大气。”
  
  “是吗?”皇后怜爱的看着女儿,“不过难及我汴京。”
  
  一个内侍进来,“皇后,前面宴请开始了。”
  
  “那我们也该用饭了。”皇后微微一笑。
  
  年子悦问道:“两边如何了?”
  
  内侍说道:“彭相说是比试,那边答应了。”
  
  皇后笑道:“彭靖足智多谋,今日他来主持,大唐使团讨不了好。”
  
  “子悦?”皇后见女儿有些发呆,就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可是累了?”
  
  年子悦摇头,犹豫了一下,“母亲。”
  
  “嗯?”
  
  “莫要小觑了杨玄。”
  
  “杨玄是谁?”
  
  “大唐使者。”
  
  “哦!此事让相公们去操心吧!咱们娘俩先用饭。”
  
  “真的莫要小觑了他!”
  
  “知道了!彭相手段高超,担心什么?”
  
  ……
  
  殿内腾出了一块空地。
  
  侍卫走到中间,冲着年胥行礼。
  
  年胥微笑:“点到为止。”
  
  王老二来了,一个嗝打的众人掩嘴轻笑。
  
  特娘的!
  
  回头饿一顿!
  
  杨玄恼火的想。
  
  王老二拱手,“郎君。”
  
  杨玄淡淡的道:“点到为止。”
  
  老贼干咳一声。
  
  觉得胸口有些痛。
  
  彭靖看向杨玄,“贵使,可好了吗?”
  
  杨玄看了一眼满嘴油光的王老二,说道:“随时。”
  
  这时候没有退缩的余地,哪怕是死在那里,也得咬牙说随便你!
  
  这便是出使的意义。
  
  你要说什么……大唐强烈呵斥南周干涉南疆叛乱,那没卵用,大伙儿还是踏踏实实的用手段来决一高下更实在。
  
  嘴炮能解决问题,那是因为说话那人的背后站着一个强大的国家!
  
  但在许多时候,弱国唯一的武器也只能是嘴炮。动手就是自取灭亡。
  
  这便是弱肉强食,你死我活。
  
  众人放下筷子,有人还笑道:“臣这里有了一首诗。”
  
  年胥一看,却是诗才了得的臣子,就说道:“且晚些吧。”
  
  二人各自后退。
  
  距离三步。
  
  殿内宫可供腾挪的地方不多,所以这一次较量将会是短促而激烈的。
  
  侍卫微笑看着王老二,“请!”
  
  王老二看着他,一脸看白痴般的模样,“来啊!”
  
  噗嗤!
  
  这傻乎乎的劲头逗笑了一个南周官员。
  
  年胥也不禁莞尔。
  
  他看了杨玄一眼。
  
  杨玄微微一笑,冲着年胥举杯,“希望陛下能有个好心情。”
  
  年胥举杯,“当然。”
  
  风!
  
  骤然而起!
  
  侍卫不见如何动作,人已经到了王老二身前。
  
  五指张开,筋骨迸发,恍若鹰爪。
  
  秦简咬牙切齿的看着这一幕,恨不能上去一巴掌拍死侍卫。
  
  王老二的身体猛的往后倒下。
  
  九十度角。
  
  一个不算忧郁的角度。
  
  叫做铁板桥。
  
  劲风从身体上方掠过。
  
  侍卫身体冲过来,脚往下踩去。
  
  这一连串动作堪称是迅若惊雷,让人目不暇接。
  
  是好手!
  
  秦简面色铁青,看了彭靖一眼。
  
  彭靖抚须微笑,微微颔首,风度之佳,令人心生好感。
  
  这是他一手安排的手段,侍卫是侍卫中的佼佼者,堪称好手。当然,他也想过请那等绝顶好手出手,但被年胥否决了。
  
  若是那等好手出面,这不是较量,而是欺骗!
  
  这一点年胥比他更清楚。
  
  但。
  
  也足够了!
  
  秦简心中焦躁,看了杨玄一眼。
  
  杨玄正拿着一条鸭舌在啃。鸭舌没啥肉,要的就是那股味道。他嫌弃麻烦,干脆整条丢进嘴里大嚼,把嚼不烂的骨头吐出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