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永生诡术 > 第四章 黄金炉

第四章 黄金炉

不想错过《永生诡术》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跟在莫青身后一路爬进洞里。
  在我叔的描述中,洛阳铲和工兵铲挖的洞其实都很小,只够一个人爬进去,在洞里一旦发生变故,根本没有后退的余地。
  总不能说上来就挖个宽度两三米的大坑,几个人并排就能爬进去,根本不现实。
  眼前这个盗洞不算太深,大概爬了十来分钟就到头了,就见莫青身形一闪,盗洞尽头出现了一个石门。
  从盗洞里爬出来,我摸了摸鼻子,觉得空气中的味道有些不对劲。
  七八盏大瓦数防水矿灯将狭小的空间照的通亮,接着就见莫青等人熟练的贴在石门上仔细寻找什么。
  不多时,公孙术哼一声,招呼刺青男,指了指面前一块普普通通的石砖。
  刺青男会意,找到对应位置,两人带上黑手套,从口袋里掏出一枚细长的铁錾,用打火机烤了几分钟,慢慢戳进墙壁里,不一会儿錾头就冒出了白烟。
  随后,两人各自拿出匕首将整块砖的边缘划开,随之往里一摁。
  石门顶端传出一阵沉闷的机关声,石门缓缓打开。
  众人表情严肃,全都端起了枪对准石门,以防冲出来个黑毛大粽子。
  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带黑驴蹄子,光靠这枪哪儿能打死大粽子,都不够给他挠痒痒的。
  石门打开,一股强烈的硫酸味扑面而来。
  刚才我似乎就闻到了这个味道,只是一时间没想起来是什么味道,现在仔细一闻,我敢肯定,这是硫磺的味道。
  “戴上。”
  莫青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黑色的口罩递过来:“这是特制口罩,功效虽然没有防毒面具好,但也能隔绝大部分毒气。”
  我点点头。
  石门打开,里面是一道宽阔的甬道,灯光打在里面,四周的墙壁不断反射出零零碎碎的金光。
  我叔曾告诉过我,墓室的前期甬道一般不会有危险,真正有危险的是在甬道之后。
  这么一想我胆子就大了很多。
  再说,这十来个人,单看面相都是狠角色,我敢说他们下过的墓绝不在少数。
  进了甬道,我仔细观察四周的青砖,青砖里似乎夹杂着一些金色的物质,灯光一打,立马反射出耀眼的金色。
  难不成……这他娘的是黄金?
  这个想法把我自己都给吓了一跳。
  不过再一想又不大可能,黄金在古代可是非常昂贵的,别说一般王权贵族,哪怕是历代皇帝恐怕都不敢这么奢侈。
  过了甬道,前面又是一道石门,石门三米多高,上面刻满了花纹,在门顶之上,正中央的位置镶嵌着一枚四叶八凤铜镜。
  铜镜摆放的角度倾斜,刚好对准我们,在铜镜的下面还坠着一个阴阳罗盘。
  往下,石门的两边各矗立一座凤凰翔飞石像。
  凤凰在古代是神物的化身,古言有云“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在古代,凤凰也是一种永生的代表。
  石像雕刻手法夸张,凤凰头大身小,两只眼睛和嘴巴异常凸起,虽然能看出是凤凰,但更像一种怪鸟,看起来非常邪性。
  我抬起头,看看椭圆穹窿,又走到石门前拿起矿灯仔细观察上面的纹路。
  “看出是哪个朝代了吗?”莫青走过来道。
  我摇摇头,没说话。
  但根据四叶八凤铜镜和这个穹窿,我心中大概锁定了几个朝代。
  众人散开,开始寻找开门装置,我一抬头,却见公孙术站在中央,昂着头盯着门上那枚铜镜。
  灯光打上去,铜黄的镜面吸收了光线,却不见反射出来。
  年代过于久远,那镜面早已照不出人形。
  “小子,能看出来这是材质制成的吗?”公孙术挠了挠脖子。
  我仔细端倪,这不就是一个普通的铜镜吗?
  “这是金镜。”
  公孙术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点上。
  “金镜?”我不解。
  “我曾在一个宋代墓里见过,这种镜子的材质百分之八十是黄金,再融合少量的铜,按照铜镜的制作工艺打磨出的镜子,如果说门上挂铜镜是为了挡妖祟,那么金镜,不仅可以挡妖祟,甚至能够……挡神。”
  我心里冷笑一声,放你娘的屁,作为社会主义接班人,祖国建设的搬砖者,堂堂21世纪三好青年,这世间哪儿来的妖神?
  再说,我叔可曾告诉我,这金镜屁用没有,就是为了好看,彰显墓主身份罢了。
  刚想到一半,忽见公孙术抬手举起枪口,对准金镜就是一枪,“砰!”枪声在甬道里无限放大,我一个没防备,给吓了一大跳。
  再怎么说这是人家的地盘,你搁人家门口光明正大的打首枪这像话吗?
  却不料这金镜强度很高,子弹硬生生被反弹回来,我只觉余光里闪过一道影子,接着子弹就不知道飞哪儿去了。
  抬起头,那金镜虽没掉落,但也歪了方向。
  随之,周围两边的墙壁里再次响起沉闷的机括声,两座凤凰石像开始缓慢转动,各自对立,随后石门缓缓打开。
  里面空间很大,是一间墓室,正中间摆着一个巨大的黄金炉,表面刻满了复杂的花纹,高度两米开外,宽度五六个人都不一定抱的过来。
  “我的天!”
  “这是黄金打造的吗?”
  灯光打在黄金炉上反射出耀眼的光泽。
  那是一种纯粹的,直勾人内心最原始欲望的金光!
  不仅是他们,就连我也被眼前这一幕深深的震撼住了。
  我还是头一次看见这么大的黄金炉。
  众人情不自禁走到黄金炉面前仔细观看,不停的发出唏嘘声,整个队伍除了那个短发女人外,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一种表情,叫做:贪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